《蘇卿陸容淵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蘇卿陸容淵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 第12章 陸容淵管教蘇雪(2)

「他敢。」

她的父親竟然拿蘇傑來威脅她。

母親去世後,那個家,除了蘇傑,她已經沒有親人了。

祥叔冷哼:「大小姐,別讓我們為難,付家人可都等着呢。」

「什麼意思?」

「老爺給大小姐與付家二少定了一門親事。」

付家二少?

「那不是個傻子嗎?」說話的是萬揚,情緒有點激動:「蘇德安是怎麼想的?把蘇小姐往火坑裡推,今天我在這,我看誰敢帶走蘇小姐。」

蘇卿也沒想到,蘇德安給她定了這樣的婚事。

之前想把她嫁給瘸子,現在又推給一個傻子。

蘇卿又氣憤又心寒:「我不嫁,誰要嫁誰去,我也不會回去。」

「那就別怪我了。」祥叔冷笑一聲:「帶大小姐回去。」

萬揚護着蘇卿:「我看誰敢。」

祥叔哪裡認識萬揚,直接讓帶來的人將蘇卿強行拉上車。

祥叔知道蘇卿有點拳腳功夫,這才特意帶了四個保鏢,蘇卿那點掙扎,徒勞無用。

萬揚更是不敵四人,見蘇卿被帶上車,趕緊打電話:「老大,出事了,蘇德安要把蘇小姐嫁給付家那二傻子,帶人把蘇小姐強行帶回去了。」

……

蘇家。

蘇卿一進屋就見客廳坐了不少人。

蘇雪也在,陪同着客人。

秦素琴笑眯眯地與一位雍容華貴的婦人聊天,見着她來了,也熱情的跟親母女似的,拉着她向眾人介紹:「這就是我的大女兒,蘇卿,我說的沒錯吧,長得十分標緻。」

「確實不錯。」貴婦人滿意的點頭。

蘇雪說了句:「姐姐,恭喜啊,爸為你選了一門好親事,你跟付二少還真是般配。」

蘇卿冷冷地懟回去:「你覺得好,那你去嫁。」

蘇德安這時從樓上下來,同行的還有一個中年男人,正是付振。

兩人有說有笑。

蘇德安笑道:「那就這麼說定了,婚期你們付家定,我們都沒意見。」

「好,那我回去就讓人看日子…」

「我有意見,我不嫁。」蘇卿十分心寒又氣憤:「誰說我要嫁人。」

她這個偏心的父親把她叫回來,就是再次把她推入火坑。

完全不過問她的意見,就這麼把親事定了。

蘇德安睨了蘇卿一眼:「父母之命

媒妁之言,容不得你不答應。」

「自從我媽死後,你就沒管過我,現在你也沒資格管我,我的婚事,你別想做主,嫁給誰,我自己說了算。」

蘇德安暴跳如雷:「蘇卿,你翅膀長硬了,怎麼跟我說話的,我是你爸,我怎麼沒資格管你了?」

「我到底是不是你親生的?」蘇卿又怒又氣:「我真想去做一次親子鑒定,看看我到底是不是你女兒,虎毒不食子,全天下哪裡有你這樣的父親,盡干推人入火坑的事…」

「住口。」蘇德安氣的揚手一巴掌打過去:「你不嫁也得嫁。」

耳光聲很響亮,蘇卿的臉當即就紅了。

秦素琴與蘇雪兩人別提多得意了,心裏十分舒暢。

就在這時,祥叔慌慌張張走進來:「老爺,太太,陸大少來了。」

客廳所有人都愣了。

蘇德安與付振面面相覷。

陸家已經退婚了,這個時候來做什麼?

而且還是陸大少親臨,這更讓蘇德安等人摸不着頭腦。

傳言這陸大少自從臉毀腿瘸之後,極少在人前露面。

可哪怕這位陸家掌權人傳言活不過幾年,也沒有幾人敢對着干。

蘇卿也很詫異,很是好奇這位陸大少前來的目的。

蘇德安沖蘇卿厲聲道:「你先回樓上去。」

蘇德安這是擔心這位陸大少沖蘇卿來的,他剛跟付家把婚事定下來,可不能再出什麼意外,否則公司資金鏈一斷,什麼都完了。

付家,他可得罪不起。

這陸家,他更得罪不起。

蘇家門口浩浩蕩蕩停了一排車子,幾十名保鏢,動作整齊劃一的從車上下來,恭敬地立在一旁,陣勢之大。

「蘇家今天可真熱鬧。」

雲淡風輕的語氣里充滿着肅殺之氣。

人未到,蘇卿已經感受到凜冽之氣,空氣中溫度驟然下降。

蘇德安趕緊去迎接:「陸大少。」

陸容淵坐着輪椅,臉上戴着疤痕面具,這是特質的面具,薄如蟬翼,貼在人臉上,看起來面目全非,十分恐怖猙獰,根本就看不出真面目了。

夏冬推着陸容淵,今天的夏冬也沒戴面具,蘇卿自然無法將眼前的人與『暗夜』組織的人聯繫在一起。

「啊!」蘇雪被陸容淵那張臉嚇得尖叫一聲,閉上眼睛躲在秦素琴身後不敢看:「太嚇人了。」

死一般的沉寂凝滯着整個大廳。

「恩?」陸容淵眸光一冷,凌厲如刀的看向蘇雪。

蘇德安被蘇雪那話嚇的雙腿瑟瑟發抖:「陸大少,小女無知,請您贖罪,都怪我管教無方。」

這可是陸家掌權人,不要命了?竟敢說太嚇人?

陸容淵嗓音質冷:「蘇總確實管教無方,那就讓我的人替你管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