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大人的心尖寵》[司命大人的心尖寵] - 第5章 姻緣

錢多慣是懶散慣了,以前才凡間也是睡到虎奔乞討回來,如今倒是起了個大早。

辰時就來到了主殿,殿中無人,錢多看着星羅盤出了神。

「爹,我求您!」一粗衣少年跪低下頭,肩膀控制不住的抖動。

「我這是送她去享清福的,何不知足?」坐上的父親悶了一口茶,混着泥土的袖子擦了擦嘴,拿起一根粗麻繩就綁了自己的兒子於椅子上。

「好生待着!」

少年急的想追趕出了門的父親連人帶椅子都翻了過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漲紅的臉,額頭的青筋暴露,哭到無聲。

只聽得外面歡快的吹起了嗩吶,敲鑼打鼓,轎中的帘子,掀開,清麗的新娘微笑的透過有些破敗的窗戶看向裏面的少年。

錢多急的想穿進去,拉出新娘。

「準備好習字了嗎?」清冷的聲音響起。

錢多見來人忙讓了位置:「今日習的什麼字?」

流音翻着命簿,眼眸微抬,修長的手指撐着下巴,狀似思索:「可會寫自己的名字?」

「不會。」錢多不好意思的撓頭,她只知道這是好日子的意思,虎奔說的。

流音拿起紙筆,一手捏着另一隻的寬袖,一筆一畫的寫給錢多看。

錢多看的認真,今日的司命未束冠發,如墨般的發色順着白皙的脖子披散下來,周身好似有一層金光,松垮的外袍,若影若現的露着胸前的一抹白。

咽口水的聲音讓流音無法忽視,停下了筆。看向錢多,平靜的問道:「可還要學?」

「要的!要的!」錢多坐正了身子逼着自己不去看流音。

流音的字寫的也是極好的,柔美卻又不失力量,比自己畫的畫還要好看。

錢多從沒覺得自己的名字那樣的不好看,第一字着實難寫,心思便不再上面了。

偷偷看向星羅盤,小心翼翼的想開口詢問流音。

「司命星君」

流音抬頭,第一次感覺到這個人有些認真。

「他們最後結局怎麼辦?」

流音挑眉,微皺着眉看向星羅盤,不曾說話。

「要我說還是給那個少年一個好結局吧!」

錢多自言自語道。

「各自婚嫁才是」流音繼續反駁道,語氣中卻又期待錢多可以給個好的辦法。

天帝近期已經開始很不滿人間的幸福感了,可流音自覺的辦的好極了。父親隨着母親去那窮極山避世,說是找到了真愛。

流音日夜的看着這新羅盤,憑着直覺斷事,還是找不出這其中的規律。

錢多在人間和虎奔行乞時,也算是見多了這種口是心非,事與願違的事情,一心覺得為他人好,結果落得各自都不安好的事情上。

殿內一片安靜,一道金光從殿外飛來,流音伸手握住,片刻便神色凝重,望向伏案的錢多。

下界自然不是不可以的,可是為何要帶上錢多,天帝這又是何意?

司命星君是掌管凡人姻緣,投胎,加官晉爵一切有關凡人人生的事情的官。

為更好的為凡人創造幸福,司命星君要入凡間百年,期間便只是凡人。帶上命簿切身體會為凡人斷命數。

「可願隨我下凡?」流音閉上眼睛,想聽到不字,便立馬去請了天帝。

「願意!」流音睜開眼睛,嚇了一跳,對方清亮的眸子直對上自己。

流音向後仰了半步,這才仔細看得這丫頭,身着粉色仙娥袍,頭髮也未曾梳起,披散在身後,露出白嫩的脖頸,稍稍張開的五官,有了些許明艷之資。

「明日隨我去入凡道」流音起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