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之清空禽獸》[四合院之清空禽獸] - 第5章 暴打傻柱 震懾禽獸

張山抬頭對傻柱說:「傻柱,你知道什麼叫大力出奇蹟嗎? ”

傻柱聽這問話愣了一下,張山衝著傻柱的褲襠就是狠狠一腳。咔嚓一聲,傻柱雙手捂着兩腿之間的部分跪倒在地,翻着白眼,嘴裏嘶嘶地吸着涼氣……

踢襠又叫蹽陰腳或撩陰腿,以腳面撩擊對手襠部,從而重創對手的陰毒招數。

睾丸是痛覺神經分佈密集的器官,遭到撞擊疼痛難忍,會立刻喪失戰鬥力。傳統武術謂之「斷子絕孫腳」,因招式陰險至極,在江湖武林中屬於禁用招式。

張山是廚師,不是武師,用什麼招式百無禁忌。能打倒敵人的功夫才是好功夫……張山對此深信不疑。他在沒穿越過來之前跟人打架向來是石灰面防狼水無所不用的老陰比,出手陰損狠毒他認第二就沒人敢認第一。就問你:誰特么的沒事能往愛馬仕包里放半塊板磚?

「我草…你大…爺!你這孫子……特么的跟爺…玩黑的,你等我緩…… ”

「緩你瑪勒戈壁!」張山衝著臉就是一大腳。傻柱腦門到下巴出現了一個四十四碼的大鞋印,人也向後倒下去。張山對着傻柱的褲襠咣咣咣又是幾腳,這下子連吸氣聲也消失了。

人在打鬥時,腎上腺會由腺垂體分泌多肽激素提升血壓減少疼痛,睾丸激素能使體內的天然止痛物質腦啡呔水平上升……所以想讓傻柱徹底喪失反擊能力必須多踢、快踢、狠踢、瞄準了踢……

張山抽出塊床板,衝著傻柱身上又一頓拍,傻柱忍痛翻身,用後背抗着木板的拍擊,開始往外爬。張山拍一下,傻柱爬一步。爬出了張山家,傻柱想扶着門站起來,張山見了,舉着木板奔傻柱的腦袋拍了下去,咔嚓!板子拍碎了,傻柱捂着腦袋倒在地上。

「孫子,有種今天打死我!打不死我……你就等着,你敢玩陰的,跟我下黑手,特么的我跟你沒完!」院里看熱鬧的人多,傻柱是想說幾句狠話找個面子。作為四合院戰神,來時趾高氣揚地踹門進去,結果讓張山用床板拍出來……不撂幾句狠話還咋在南鑼鼓巷這片混?

「肉爛嘴不爛,死鴨子嘴硬?」張山轉身進屋,把床上的被褥捲起放桌子上,床板一攏,抱着到院里往地上一扔。拿起床板衝著傻柱的嘴就是一下……咔嚓!床板碎。再拿一塊打……咔嚓!又碎…

看熱鬧的人越圍越多,有外院的大爺大媽見張山瘋了似的往死里打傻柱,不敢上前去拉架,只在邊上大聲勸。

「別打了,小夥子,左鄰右舍的,至於往死打嗎! ”

「行了,殺人不過頭點地,都見了血了,就停手吧…」

「不管因為啥,聽大媽一句勸,打死人可得償命啊!都消消氣…」

張山停手,衝著眾人大聲說:「各位街坊鄰居、今天傻柱破門進入我家,說要打死我!按國家法律規定,人民群眾的住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