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惹我,我就坑死你們》[四合院:惹我,我就坑死你們] - 第4章 秦京茹來院里

清晨。

秦淮茹輕輕推開何雨柱的房門。

何雨柱坐在桌前,喝着涼開水。

見秦淮茹來了,想拉住自己女人的手。

秦淮茹側身躲開何雨柱,熟練地上前去替何雨柱收拾凌亂的床鋪和衣物。

「你說你,要是沒有我,這家裡不知道得亂成什麼樣子呢。」

看似抱怨的語句,從秦淮茹的嘴裏說出來,卻充滿了別樣的情趣。

何雨柱調笑道:「這不得虧有你嗎,離了你我傻柱還有啥啊。」

秦淮茹嗔笑着。

收拾完鋪面後,她從身後的柜子中取出一個飯盒就打算離開。

「我說你還是給我留點兒,我就剩這麼幾顆花生了。」

何雨柱叫住秦淮茹,有些埋怨地說著。

「怎麼了。不就吃你幾顆花生嗎,還吃不得了。」

秦淮茹佯裝生氣,將手裡的飯盒扔向何雨柱,轉身就要走。

「哎,不是,別生氣啊。」何雨柱慌着拉住秦淮茹,將手裡裝着花生的飯盒遞到秦淮茹懷中,「不就幾顆花生嗎,我傻柱的東西都是你的,你想拿啥就拿啥,啊。」

「這還差不多。」秦淮茹用手假意推開何雨柱,笑着接過飯盒。

何雨柱握住秦淮茹的手,眼中是難以克制的**。

何雨村走過來找何雨柱時,見到的就是這樣一副「郎情妾意」的場面。

這時間點,看來來得有點兒不太對。

不過么,何雨村也不打算就這樣走開。

秦淮茹注意到何雨村的到來,向後退了幾步,與何雨柱拉開差距。

何雨村還以為秦淮茹和往常一樣在和自己玩花樣,笑着伸手就要去把秦淮茹給摟過來。

秦淮茹忙用手指了指何雨村的方向。

何雨柱回頭,發現何雨村,上揚的嘴角瞬間垮了下來。

「你來做什麼?」

聽到何雨柱的質問,何雨村早有預料般地開口:「原本想找柱哥商量點事情,看您這會兒和嫂子在忙,我還是等會兒再來。」

興許是被那聲「柱哥」高興到了,何雨柱擺擺手讓秦淮茹先走,招呼何雨村進屋。

秦淮茹識趣地抱上飯盒離開了。

「說吧,找我啥事兒啊。」

何雨柱看向何雨村,問道。

「也不是啥大事,就是,想請柱哥幫個忙。」

何雨村邊說邊將倒好的茶水慢慢遞到何雨柱面前。

「啥忙啊。別賣關子,有話快說。」

何雨柱一手拿起水杯,另一隻手一下一下地扣着桌面。

「您這麼說,那我就不客氣了。這不,我這段時間一直住在柱哥這裡,又沒個活計,白吃白住地,感覺也不太好。」

何雨柱放下水杯,低頭思考。

半晌。

「這樣,我這兒倒是還有個差事,就看你願不願意。」

「那肯定願意啊。柱哥您說。」

「廠里後廚最近正好缺個幫手,我看你小子還挺合適。」

說是幫手,實則就是個打下手的。

不過有總比沒有好。

「那敢情好啊。我就先在這兒謝過柱哥了。以後我就聽柱哥的了,柱哥讓我往東,我一定不往西。」

兩人一來一往,何雨村的工作算是暫時有了眉目。

「看來這何雨柱還算有點本事。難怪秦淮茹死心眼地要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