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秦淮茹養我不是應該的嗎》[四合院:秦淮茹養我不是應該的嗎] - 《四合院:秦淮茹養我不是應該的嗎》第十章 小酒館?

「不是,我就看看怎麼了,你吃你的我看我的怎麼了?」

店裡的夥計看着兩人吵起來了,趕緊過來勸架!

「二位客人,消消氣,消消氣,牛爺,消消氣!」

「這位客人,您吃點什麼?」

安撫好了顧客,夥計又轉頭來接待李強,李強也不客氣,剛觀察過了,這家麵館麵條拉的筋道,給的臊子也很濃厚,今兒就在這吃了!

大馬金刀的在這位牛爺對面坐下,對着夥計吩咐道;

一碗大肉面,加蛋加辣!」

對面的牛爺瞅着李強總覺得眼熟,放下了手中的碗筷問道:

「劉天兒是你什麼人?」

劉天,這不就是原身的貴人舅舅嗎?這怎麼還碰到熟人了!

「我叫李強,你問的是哪個劉天兒?」

對面的牛爺細細的回憶了下,記得劉老闆有個外甥叫李強,不知道是不是對面這個?

「你叫李強,劉天劉老闆是你舅舅,在正陽門開了個絲綢店是不是?」

嚯,還真是熟人啊!這下可不妙了!李強腦子一轉,立馬就有了主意:

「牛爺,您還認識我舅舅啊!剛剛啊多有得罪,我就是看看這家面的味道怎麼樣!」

這算是對剛才的事情服了軟,對面的牛爺也不計較,他跟劉天也只是點頭之交,讓他好奇的是李強這麼個小青年還能看出來味道怎麼樣!

李強微微一笑,壓低聲音開口解釋道:

「我瞅了一圈兒,這些食客裏面就您身體最棒,一看就是不缺嘴的主兒,您吃着都香,那這家店的味道肯定就不一般了!」

牛爺微微一笑,沒想到這個李強也是個妙人,當下起了結交的心思!

「小子,有點眼力,我跟你舅舅劉天也算是好朋友,有什麼事情也可以到正陽門小酒館找我!」

說完提溜着鳥籠就離開了,李強心裏品着牛爺剛說的話,正陽門?小酒館?這難道不是單純的情滿四合院?大雜燴了屬於是!

「這位客人,您的面,收你三毛五分!」

夥計的聲音打斷了李強的思考,給了錢呼嚕呼嚕的就吃了起來,沒啥說的,一個字,地道!

吃完抹了抹嘴,李強出了麵館門,打算等下檢查完身體就去正陽門那兒溜達一圈,看看是不是自己想的那個樣子!

到了醫院,剛好一點五十,李強跟着人流排起了隊,本着為自己的身體考慮,出了點小錢錢掛了個專家號,一通檢查下來,對面那個看起來最多五十卻已經禿頂了的專家對李毅說道:

「小夥子,你的身體很健康啊,你是身體上有什麼不適嗎?你跟我說說,再對你做一些深入的檢查吧!」

專家也怕啊,這時候的醫療手段並不發達,一些病常規手段根本檢查不出來,所以要結合患者的身體感受來確診!

昨天在另一家醫院,人家也是做了跟今天一樣的檢查流程,就檢查出來自己的腎壞死了,但到了這邊檢查卻說沒問題,李強謝絕了老專家的好意,拿着報告單出了醫院!

為了保險起見,李強花了一毛錢叫了個三輪車把自己拉到另一家醫院又做了一遍檢查,徹底確定自己身體沒問題了才鬆了口氣,對嘛,自己堂堂穿越者腰子怎麼可能有毛病!

為了慶祝自己重獲新生,李強花了七分錢買了魚鉤和魚線,打算回家做根魚竿去釣魚!為啥不去郊外砍竹子?三大爺家不是有嗎?何必跑那麼遠!

這一折騰,李強到了四合院門口才想起要去正陽門看看小酒館的事情,不過沒關係,明天又不用上班,去看看也是一樣的!

「喲,強子,回來了,檢查結果怎麼樣!」

剛進大門三大媽就八卦···關心的湊了上來,李強也不好意思說自己痊癒了的事兒,昨天才確診,你今天就痊癒了?這不是鬧呢嗎?

「沒事,三大媽,人家醫生說了,我這個病啊,就靜養就行了,謝謝您關心啊!我三大爺什麼時候回來?」

李強應付完熱情的三大媽,趕緊趁機打聽起三大爺的情況,自己還沒釣過魚呢,心裏痒痒!

「喲,今天是禮拜二,你三大爺估計得五點半才能到家!你有啥事就跟三大媽說唄!」

跟你說,那三大爺肯定找理由得問我收錢,還是從三大爺手裡直接算計過來方便,還不用操心售後!

沒事沒事,就是想我三大爺了,我先回去了哈!「

說了句渾話應付過去,李強回了中院!沒想到身後的三大媽看李強走了,立刻就去了院里其他大媽的家裡,沒一會兒就起了議論聲!

」啥?李強病了,幹不了活得讓秦淮茹頂崗?「

」啥,李強得了絕症,路都走不動了?「

」啥,秦淮茹讓明天去吃李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