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開局饞哭隔壁小孩棒梗》[四合院:開局饞哭隔壁小孩棒梗] - 第2章 我對鄉下來的不感興趣

「原來是你啊,姜晨!」賈張氏絲毫沒有跟人討飯該有的態度,上來就是一頓頤指氣使:「我家棒梗餓了,剛好你做了兩碗面,快拿一碗給我家棒梗吃。」

如果換成原主,或許還會搭理賈張氏,但此時的姜晨只當沒看到,轉頭對姜懿說:「快過來吃面,得趁熱吃,放涼了就不好吃了。」

「哦,哦哦。」見到自家哥哥對賈張氏的態度後,姜懿微微一愣神,似有些吃驚。

原主這人,說的好聽是大方有禮,如果說的難聽,那就是性格懦弱。

當初原主還活着時,別看他每個月有五十幾塊的工資,但基本沒什麼剩餘的,根本存不下錢。

不是被秦淮茹借,就是被秦淮茹坑。

賈張氏可精明着呢,如果兒媳婦秦淮茹跟院里的其他人蹭吃蹭喝,免不了要被吃豆腐。但原主是個膽小的,麵皮又薄,不懂得拒絕,只能被賈家佔便宜。

但姜晨可不是原主,四合院的這些禽獸們,他會一個一個的收拾。

「哎喲喂,我說你個姜晨,沒看到我家棒梗餓了嗎,你這個沒良心的,怎麼忍心看着這麼小的孩子挨餓?」賈張氏見姜晨兄妹倆無動於衷,特別是姜晨,彷彿沒看到她跟棒梗一樣,立刻就不淡定了。

「我這可沒多餘的,你孫子要是餓了,就去找傻柱。」姜晨突然戲虐道,「反正,傻柱就算餓壞自己,也不會餓壞棒梗。」

「你,你你你,你什麼意思?」賈張氏立刻佔據道德至高點,扯開嗓子大罵,「我的老天爺啊,有些人就是沒良心,欺負我家東旭走的早。」

賈東旭是賈張氏的兒子,也就是秦淮茹的丈夫,已經去世很久了。

雖然他早就不在了,但他跟他爸老賈,一直活躍在賈張氏的嘴裏,時不時被賈張氏拿來招魂。

「老賈啊,你怎麼走的那麼早,留下我們一大家子孤兒寡母的,現在要被個缺德玩意欺負,你快來把他帶走吧。」

「大家快來看看,賈張氏又在搞封建迷信了。」姜晨朝院子里喊了一嗓子。

頓時,好幾家鄰居都出來看熱鬧。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姜晨這麼硬氣。

姜晨的為人,大家都是知道的,今天也是第一次看到他反抗,一定得出來瞧熱鬧。

「我說賈張氏,你幾天不搞封建迷信,就全身痒痒是吧?」

雖然有鄰居站出來幫姜晨說話,但他並不領情,因為對方只是跟賈張氏不和,趁着這個機會諷刺一下賈張氏。

話音剛落,又響起一道擠兌賈張氏的聲音:「賈張氏,我說你差不多得了,人家姜晨就做了兩碗面,要是被你家棒梗吃了,他們兄妹兩吃什麼?」

「就是,就是……」

這些鄰居倒也不是特地為姜晨說話,完全就是看賈家每次都能從姜晨這薅到羊毛,有些眼紅而已。

最後,賈張氏被眾人罵的實在太厲害,只能回自己家所在的中院,邊走還邊罵道:「你們這些黑心肝,就是欺負我沒男人沒兒子,你們別笑的太早,小心都成絕戶。」

棒梗看着姜晨手裡的燜肉面直流口水,但被賈張氏緊緊拉着,他只能乖乖回家。

眾人見賈張氏走了,也就三三兩兩的散了。

姜晨看了眼還愣在一旁的姜懿,不緊不慢的催促道:「還不快過來吃飯。」

「哦。」姜懿立刻上前接住那碗燜肉面,尷尬的小聲問道,「哥,你剛剛怎麼拒絕賈張氏了?」

雖然她是提問,但語氣裡帶着些莫名的小激動。

「以後也會一直拒絕。」不僅要拒絕,還要把原主和姜懿之前受的氣,全都給撒回去,也算他姜晨佔了原主身體的報答。

「真的?」姜懿畢竟還年輕,沒有控制好表情,立刻就開心的大笑。

「嗯。」姜晨點點頭,「放心吧,以後你哥所有的工資,都只花在咱們自己身上,不會再給任何人機會揩油。」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