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情漫》[書情漫] - 第2章(2)

下這麼一句話就走了。
姜玉茗滿臉的不可思議,為什麼會有種做錯事被老師抓包然後寫檢討的感覺?
粉衣女子和藍衣女子硬是在太陽底下站了一個時辰才走。
倒不是她倆不想走,而是皇上留了人看着她們。
姜玉茗這個時候出去又不太好,也只能硬生生在亭子里坐了一個時辰。
孟承曄垂眸看着路面上的鵝卵石,想起剛剛那兩人的心裏話,皺眉。
後位空懸,那兩人倒是膽子大,直奔後位而來。
真以為有太保和尚書撐腰就能上位了嗎?
孟承曄路過御花園便朝着天機閣去了,天機閣是國師住的地方,在御花園的北側,那裡比較安靜,老國師選址的時候,一眼就看中了那裡。
老國師是在先帝在位之時便仙去了,隨後便傳位給了現在這一任國師。
皇上來了?」
,國師手裡拿着一張黃符,貼在了胸口。
孟承曄:……」這黃符可以避免他聽到國師的心裏話。
國師真是越來越苟了。
新一任國師是個看起來很年輕的青年男子,事實上,孟承曄小的時候這任國師就長這樣了。
聽說國師的真實年齡已經有七十多歲了。
皇上又來問運勢了?」
,國師拿起硃砂筆,笑眯眯的問道。
孟承曄點了點頭,聽說黎州那邊下雨了,黎州地勢低,也不知道會不會被淹。
若是黎州安好那便一切安好,倘若黎州出了事,那李知州定然是第一個祭天的。
國師挽起白色的寬袖,拿出一方羅盤推演了一下。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