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解剖蜀山弟子,提取先天劍體》[暑假解剖蜀山弟子,提取先天劍體] - 第7章 九星悟性,青蓮劍歌

「我艹!」

寧夏望着那個巨大的窟窿,愣了幾秒。

他有些不敢相信眼前這個景象是自己呼出一口氣所造成的。

此等威力,當真是恐怖如斯啊。

他竟然也活成了一個恐怖如斯的人。

好在這裡只是一個廢棄醫院,不然還得賠別人的財產損失。

「看來我得抽時間熟悉掌控一下先天劍體,免得到時候又鬧出什麼笑話來。」

擁有了強大的底牌,如果要是控制不好,那可真是一個天大笑話。

只要把先天劍體掌控完美,他在雲城,必然能活得很滋潤。

如果再提取一些強悍劍法,術法之類的戰技,他實力必然又上一個檔次。

將蜀山大長老的屍體再次縫合完畢,寧夏又將其扛着朝他墳墓走去。

解剖完畢,他們也失去屍變的可能。

「唉,如果能對他們二次解剖提取就好了……」

寧夏嘆了口氣。

……

黑暗中,幾道身影快速襲來,停留在雲山之下。

一位穿着中山裝的中年人,一位拄着拐杖的老嫗,還有一個穿着白色練功服的老者。

在老者的身旁,還有個長相非常漂亮,身材窈窕的少女。

天空中的異象已經消失,他們臉上都露出茫然無措之色。

「兩位前輩,可曾察覺到什麼異常之處嗎?」中年人率先開口問。

老嫗跺了跺手中的拐杖,目光掃視四周眼中閃過淡藍色的光芒。

「一股濃濃的劍意。」

「我懷疑是有什麼和劍有關的異寶現世。」

這個回答,很快就得到了白衣老者的反駁,「的確是有劍之意境的氣息,但我感覺更像是某位隱世大佬在此突破所引起的異象。」

此話,讓其餘兩人不由撇嘴。

「林老鬼,你是不是瘋了?」

「此等異象,能是突破造成的?你是不是練功練傻了?」

老嫗輕哼一聲,一臉鄙視。

林老頭子頓時眉頭挑起,「對A,你再說一次?」

「一大把年紀,連個b都活不出來,丟臉……」

聽見這話,老嫗頓時火冒三丈,一股殺氣衝天而起。

中年人見狀,頓時暗叫不好,「兩位前輩,息怒,息怒……」

他上前攔在中間。

「息你妹……滾開,不然連你也打……」老嫗張嘴咆哮。

「小張,你看看這個潑婦……且讓開,今天我不把她打成對b,我就不姓林。」

「好你個殺千刀的,當年要不是你拋棄我,去找別的男人……」

「……」

轟轟!!

頃刻間,大戰起。

一旁的中年人和老者的孫女都傻眼了。

啥啊這是,這就打起來了。

老嫗最後一句話,貌似有點含金量十足。

那少女看着中年人看過來的目光,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什麼也不知道。

她現在懷疑,自己的老爹是不是撿來的?

「不對……」

「看看那座廢棄醫院的牆壁……」

中年人此刻發現了盲點,急忙沖了過去。

「我找到了,竟然真的是有人在此突破所引起的異象……」

中年人驚呼出聲,神情駭然無比。

旁邊,那漂亮女生檀口長大,足以塞下一個雞蛋。

唰唰……

林老頭和老嫗也停止了戰鬥,震驚的望着那個窟窿,感受着上面的劍意和劍痕。

天地異寶出世,顯然不會留下劍痕。

「怎麼可能……」

「什麼樣的前輩,能夠引發如此異象?」

「蒼天!」

林老頭揚天長嘯。

「不知前輩可否一見,讓我等瞻仰您風姿?」老嫗躬身行禮,聲音洪亮。

「請前輩一見。」

「前輩!」

幾人在雲城身份絕對數一數二,此刻皆是躬身行禮,像是小生一般。

然而,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前輩可能就是路過……」

「唉,我怎麼不早點來。」

中年人嘆息一聲,轉身離去。

「林老鬼,看招……」

老嫗再一次和林老頭打起來。

……

此時此刻。

寧夏已經將蜀山長老的屍體埋好,溜達在鎮子的街道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