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我為王》[水滸我為王] - 第1章(2)

施,每次放進去幾十號人。
他看看排隊等候進寺的隊伍實在太長,就放棄了這個景點,打算開車返京。
路過一處風景優美的山區,停下車想拍幾張照片。
然後他就看到了山頂的霧團。
當時天氣晴朗,少有雲彩,有近似麵包狀霧團在山頂上空飄浮很久都沒消散,山頭有一片濃濃的灰色霧氣,山巔卻隱約可見,山下晴朗一片。
韓清覺得奇怪的天氣晴朗,為何就這麼一團雲霧一直揮散不去?
所以爬到山頂看看是怎麼回事?
穿過雲團之後再出來也就半徑不到幾十米的樣子,一切都變了!
當他再次走到山頂時候四顧看了看,自言自語的說:我肯定是穿過那團雲後走到了莫比烏斯環里了,怎麼遭遇這種奇怪事?」
他為了掩飾自己心中巨大的恐懼就開始自己對自己說話。
在自言自語的同時仍然四顧的辨認下山的路。
在環顧四周時候他突然猛地僵住了身子,因為突然感覺到意識里哪裡不對,仔細梳理一下自己的記憶然後在山頂往下看的時候,他才明白事情不是一般的嚴重。
因為在即將到達山頂的時候還特意回頭看看自己停在路邊的車,以便自己目光測距有多遠。
可是現在車不見了,而且柏油馬路也不見了。
這一下驚得他腿軟,因為景物變了可以理解為迷路,可是山頂上能看見到的柏油馬路和自己的越野車也不見了,這就匪夷所思了。
於是他顧不得腳下的坑窪花草便踉踉蹌蹌的往停車的地方下山,中途被樹枝刮傷了手臂,在壕溝里摔了幾十次。
越是這樣的路況越是讓他心裏換亂不已。
自己上山時候沒這些樹和壕溝啊。
等他走到停車的大致地方後,只是看見遍地青草野花,還有馬糞。
環顧四周發現草變得高了也密了,草叢中有不少叫不上來名字的野花在盛開。
他立刻癱坐在草地上,顧不上驅趕落在自己頭上臉上那些馬糞周圍飛起的蚊蠅,只是駭然的看着在四周。
呆坐了近一個小時之後,他起身朝南走去。
因為自己是從南面往北開的車。
所以順着這條路往南應該能找到求救的地方。
蓬頭垢面的韓清從丟車的地方開始步行,手機沒有信號。
只是靠着背包里的火腿腸和兩瓶礦泉水支撐着自己走下去。
看到有點像路的樣子就順着路走。
在路上不時的能看到有馬糞和乾涸的血跡。
這讓他驚駭不已。
第二天傍晚走到一處平緩的山丘處,終於聽到前面有馬蹄聲,這聲音讓韓清頓時有流淚的衝動,衝著馬蹄聲急忙大聲的呼救。
馬蹄聲漸近,他看到的是兩個古代武士裝扮的人各騎着一匹馬沖自己走來,馬上的武士頭上戴着皮質的頭盔,身上穿着鎧甲,腳上穿着棉質的靴子,細長的眼睛,圈臉鬍鬚。
兩匹馬慢慢靠近之後。
其中一人舉着弓箭對準他,並且不停地環顧四周;另一人抽出刀來看着他,並且也在不斷地四處張望。
韓清看清這兩人的神色和裝扮之後,立刻生出警惕之心,但是為了拉近陌生感,仍然面帶笑容的對二位說:二位拍電影呢還是拍電視劇呢?
這是哪朝的裝扮啊?」
說這話的功夫,他把手慢慢伸到背包側面的儲物袋裡,因為在袋子里有個小型的電警棍,昨天晚上就是用這個防禦自衛的走了夜路。
夜晚中的狼叫混合著其他大型動物的吼叫令韓清膽戰心驚,根本不敢在這樣的環境露營,神經高度緊張的在夜晚跌跌撞撞的尋找回家的路。
那二人聽了韓清的話之後互相看了一眼,然後又繼續看着他,只是眼神中帶着迷惑以及冷冷的寒意。
抱歉打擾二位龍套大哥拍戲了,我是一名迷路的遊客,把車丟了然後又找不到回家的路,又渴又餓,能不能找點吃的給我啊,我會付錢的」韓清說完之後,悄悄地把手指放在電警棍的出發開關上,然後看着二位繼續說:二位龍套大哥辛苦,不過看着二位大哥真有武士范兒,不知二位龍套大哥是宋兵甲啊還是土匪乙啊?
我知道群演挺辛苦,所以討口吃的就走,不打擾你們拍戲,給我弄個你們的盒飯就行」。
說完這些他就警惕的帶着討好笑容的看着倆人。
兩名騎馬的武士互相莫名其妙的看看,手持弓箭的那個慢慢收了弓箭,臉上帶着冷笑看着韓清。
另一個使刀的武士說到:你這宋人探子說的什麼亂七八糟的話,想矇混老子嗎?
到底什麼鳥人」?
說罷飛身撲倒韓清,並舉起刀用刀把兒砸向韓清的頭部。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