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兄大棺人》[屍兄大棺人] - 第3章

第3章很快,風逵在執法隊的帶領下來到了林家最具有威嚴性的執法殿,執法殿一直都是由四長老林強負責管理,林強跟林震走得非常近,在風逵看來也不是什麼好鳥。
不過此時坐在最上面的是並不是林強,而是林偉,這件事情鬧得太大,三個長老都來到了這裡想要了解此事。
弟子風逵見過各位長老!」
風逵身體往前輕輕鞠躬。
大膽風逵!
你只不過是一個內門弟子而已,兩個多月後就要貶為外門弟子,而你竟然敢行核心弟子之禮,風忠義沒有教你林家的家規么?」
林震暴怒一聲,一片威壓便朝着風逵鋪天蓋地壓過去,足以將普通化體二重的人內臟震傷,不過風逵卻很輕鬆地將這股威壓化解掉,這讓三個長老都露出了吃驚之色。
林震現在他心情差得很,甚至有一絲擔心,他想破腦袋也想不到事情竟然會成這樣子。
尤其是看到風逵,他就更來氣!
三長老,你說這話什麼意思?
我爹也是林家的長老,我作為他的兒子這樣行禮有什麼不對么?
我爹長老的位置是老家主給的,莫非三長老是在懷疑老家主的決定?」
風逵直接搬出了一座大山壓過去。
大膽!
竟然敢頂撞長老,我今天就教你如何尊重長輩!」
林震大怒,右手輕輕一揮,一股靈氣形成的氣流便朝着風逵卷過去,他這一次出手足以殺死化體二重的人!
風逵並沒有出手去擋,因為他知道肯定會有人救他,如果他死了,那此前發生的那件事情就永遠失去線索了。
有人既然公然潛入林家刺殺,這對於整個林家來說絕對是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若不查清楚的話整個林家的臉面都不知道往哪放。
風逵知道而此時想要殺死風逵的只有一種人,那就是跟這件事有關係的人,甚至可以說是製造這件事想要殺死風逵的人!
毫無疑問,這件事一定跟林震有關係!
行了,還是先問問他這件事到底是怎麼回事吧。」
大長老林偉化解了那道攻擊,然後對風逵說道: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吧。」
弟子剛想把這件事說出來三長老便想要對弟子動殺手,莫非這件事情跟三長老有什麼關係不成?」
風逵抓住機會,直言不諱。
你說什麼!
你這是在誣衊!
反了!
反了!
一個廢物弟子竟然敢誣衊長老,執法隊何在,速速將此子拿下!」
林震做賊心虛,瞬間暴怒起來。
不錯!
此子縱然是風長老之子但也不能隨便誣陷長老,按照林家家規誣陷長老可是死罪!」
旁邊一直沒有說話的林強突然間說了一句,他想一句話便將風逵整死!
於是他向旁邊的執法隊員使了一個眼色,讓他立刻執行。
既然跟三長老沒有關係,三長老又何必如此緊張。」
風逵不慌不忙說道:林家家規也規定在這執法殿之上人人平等,我剛才只不過問了三長老一句話而已,難道就犯下了死罪?」
讓他先把事情說出來。」
林偉這時候發話,現在這裡他最有說話權,這風逵是生是死都與他離不開關係,風忠義雖然不知去處,但風忠義和家主林宏的關係卻還在呢,如果風逵當著他的面被弄死的話到時候他在林宏面前可不好交代。
大長老雖雖然對以前的風忠義有過一些嫉妒,但也沒什麼大的矛盾,他才不會因為一點點小事去得罪林宏。
林偉發話,眾人自然不敢有下一步動作。
事情是這樣的,昨天晚上我跟往常一樣跟我爹在吃東西,突然間殺出了兩個殺手將我們圍住,就在這二人想要對我們下殺手之時一道人影突然出現瞬間便將這二人殺死,最後將我爹帶走。」
風逵編造了一個可以說服在場任何人的謊言。
那你知道救走你父親的是誰么?」
林偉眉頭微微一鄒,繼續問道。
風逵搖了搖頭道:不清楚,那人的速度太快,不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