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兄大棺人》[屍兄大棺人] - 第2章(2)

不定又是他留下的東西,所以風逵又開始用靈魂力滲透!
就在此時,這枚戒子突然發出一道金光,然後付在了風逵的手指上消失不見。
風逵立刻用神識探查自己的全身,發現這枚戒子已經融入到了自己的身體裏面。
他繼續滲透這枚戒子,最後竟然在這個戒子裏面發現了一個巨大的空間,如同一個小型國度一樣,有山有水更有稀薄的靈氣。
空間儲物世界!」
風逵自小比較喜歡看書,知道這世界上有空間儲物器這種東西,不過這種東西據說是那些高高在上的至強者才配擁有的東西,在百柳鎮絕對不會有沒想到老爹竟然那麼神秘,給了我這麼多好東西!」
風逵又是一陣驚喜,有了這個他以後各種行事就方便多了。
風逵知道這種東西絕對不能外露,不然肯定會找來殺身之禍。
哈哈哈……」狗在旁邊大口吐着氣,眼睛如同『八字』樣張開,它正在笑。
以後你就叫二哈吧,跟着我。」
風逵隨便給它取了個名字。
能不能換個有點內涵的名字?」
風逵的腦海突然出現一道聲音。
風逵一驚一楞:剛才是你在說話?」
不是本皇還能有誰?」
二哈嘴巴沒有動,在用靈魂跟風逵交流。
這世界太瘋狂了,連狗都會說話了,而且還是用靈魂交流。」
風逵難以置信,在白楊鎮他絕對沒有見過這種情況。
哼,井底之蛙,少見多怪。」
二哈白了風逵一眼,狗眼撇過一邊。
風逵有些尷尬,這幾年來他被很多人看不起過,侮辱過,但還從來沒有被一條狗這麼看不起,自尊心大大受傷。
你是我爹留下給我的?」
風逵問了一句。
哼,本皇現在丟失了絕大部分的記憶,但記憶有一處卻是說要呆在你身邊,本皇只是跟着自己的記憶走罷了。」
二哈在地上打了個圈,然後盤着身體躺下,顯得十分慵懶。
風逵點了點頭,狗是風忠義留下的肯定不錯,那隻戒子也肯定是風忠義留下的。
那你以後就跟着我混吧。」
風逵逗了它一句。
就你這點實力本皇一個眼神就可以殺你億萬次還想讓本皇跟着你混?
小子,以後你就是本皇的人寵,跟着本皇混!」
二哈將狗頭高高抬起,十足地狗眼看人低。
你確定你一個眼神可以殺死我?」
風逵帶着威脅靠近二哈,因為他從二哈身上壓根兒就感覺不到一絲靈氣波動。
你幹什麼!
幹什麼,給本皇停下,本皇還沒有說完呢,本皇說是恢復巔峰的時候!」
二哈慫了,尾巴夾到屁股上面。
風逵懶得搭理它,他看了看周圍,此時一片狼藉,兩具屍體正靜靜地躺在地上,地上的血都是從他們的腦袋流出來的。
林家的人很快來到,看見地上躺着的兩具屍體更是震驚無比!
因為這兩人林家很多人都認識,那可是楊家和曹家化體十重的高手!
風逵,你跟我前往長老處,這件事情需要你說清楚。」
一個執法弟子瞥了風逵一眼,用命令的語氣命令風逵。
在他們心裏,風逵不過是個廢物罷了,縱然是長老的兒子,但廢物也始終都是廢物。
你說什麼?
我剛才沒聽清楚,你再說一遍讓少爺我聽清楚些。」
風逵不想再受那種窩囊氣,而且他心裏已經想好了一會該怎麼說。
聞言,那名執法弟子一怒,如果是林豪英讓他叫少爺也就罷了,但風逵卻不行。
雖然他還沒有叫,但風逵說了這句話就是在打他的臉!
哈哈哈,王武,聽到了沒有,他讓你叫他少爺」旁邊另一個執法隊的隊員大笑起來,煽風點火,風逵是林家這邊最為經典的笑話和傳奇,這幫人沒事都會拿關於風逵的事情說笑。
王武我看你還是趕緊叫吧,不然等會風長老……怪罪下來夠你喝一壺的。」
又一名執法弟子在旁邊慫恿,故意將『長老』二字拉長。
廢物你剛才在說什麼?」
王武臉色十分陰冷,他是林豪英那邊的人,自然不怕風逵。
廢物剛剛在說話。」
你……!
我看你是在找死!」
王武大怒,一掌便朝風逵腦袋拍過來,不過卻被另一個執法隊員上前阻止。
你幹什麼!」
王武怒道。
此事事關重大,長老們也還在等着,現在先不要動手。」
王武咬了咬牙,冷哼一聲對風逵說道:廢物,你爹不在了,你距離死期不遠了!」
放心,我不會死,至少不會比你先死。」
風逵很隨意說了一句,這是他着四年來做得最舒服的一件事。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