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兄大棺人》[屍兄大棺人] - 第1章(2)

天才嗎?」
林豪英邊嘲笑邊侮辱,片刻他朝旁邊一個同樣是化體四重的弟子使了一個眼色。
那名弟子在林豪英旁邊做狗多年,很明白林豪英的意思,他朝着那甚至連站起來都困難的風逵走去:豪英少爺看得起你才讓你跪在他面前,別不識好歹。」
不過就在這時,一道雪白的身影突然出現,玉手輕輕一揮便將那名弟子擊飛十幾米撞在牆上,生死不明。
一個外門弟子竟然敢動長老的兒子,是誰給你的膽子!」
聲音非常甜美,但卻充滿了無上威嚴高冷,不可侵犯。
風逵看像這道身影,來的是一個年紀比他還要小的少女,少女高挑的身材,長發如同長柳,更如同雪山上輕飄的瀑布,皮膚柔嫩似水,白如雪花,長長的睫毛配上那水靈的眼睛,雖然年紀尚小,但重要的部位卻已經成型,全身各部位都是黃金比例,找不出任何多出來的地方。
她身穿一套碎花裙,隨風飄舞,小腿露出小半截於空氣中,整個人看起來不染一絲凡塵,聖潔、可愛。
是你,林豪英,又是你在找風逵哥哥麻煩!」
這名少女帶着憤怒地看向林豪英。
呵呵呵,輕舞姐姐這是什麼話?
我只是看見風弟最近修鍊上沒什麼進步想要指導指導他而已。」
林豪英表情變大非常快,他知道眼前這個少女他得罪不起。
論身份,眼前這個少女是林家家主林宏的義女,論實力對方一根手指便可以將自己殺死一百次。
指導風逵哥哥?
就你這個廢物?
給我滾!」
少女單手一揮,林豪英包括他帶來的幾個小弟便如同死狗一樣在地上滾了十幾圈。
少女也懶得管林豪英,帶着風逵便離開了此地。
咳咳咳,雪輕舞,總有一天老子一定要讓你嘗嘗老子的厲害!」
林豪英沒受什麼重傷,但心裏非常不爽,他不爽雪輕舞,更不爽雪輕舞作為林家甚至百柳鎮第一美少女為什麼老跟風逵走得這麼近。
小時候崇拜風逵喜歡跟他玩也就罷了,現在一個廢物有什麼資格讓雪輕舞跟着。
那個……三少爺,大少爺貌似對雪輕舞挺……」這還用你來提醒老子么?
老子的腳扭了,還楞着幹什麼,快扶老子回去!」
林豪英狠狠地朝着旁邊一個外門弟子甩了一巴掌,發泄一下自己心中那股悶氣。
雪輕舞將風逵帶回了她住的地方,她將一顆療傷葯放入風逵的嘴巴里,片刻之後風逵的臉色有了好轉。
林豪英那個混蛋真是可惡!
我這才離開一段時間他又開始欺負你。」
雪輕舞很是生氣,胸前不斷起伏。
我是不是很沒用?
這麼多年了還依然是個廢物。」
風逵冷嘲了一下自己,說道。
風逵哥哥你不要這麼說,我相信你一定可以重新站起來的,到時候一定要讓那些欺負過你的人付出代價!」
雪輕舞鼓勵着風逵,那種信任的目光一直都沒有改變:哼,那個林豪英真是過分,竟然敢把你打成這樣,若不是你當初說過這一切由你自己解決的話剛才我就已經將他給廢了。」
風逵心裏很暖,如果他是個女人的話恐怕已經感動得稀里嘩啦,但他是個純爺們,只是輕輕一笑,將這一切都放在心中。
命運縱然怎麼折磨他,他心裏依然沒有放棄過,就算偶爾抱怨,但也只是發些罷了。
一段時間不見,我家輕舞又漂亮了不少呢」風逵將頭靠在雪輕舞那柔軟地大腿上,佔佔便宜。
流氓!
都傷成這樣了還想着調戲我,哼哼。」
雪輕舞雖然嘴裏這麼說,但卻沒有講大腿移開。
這才應該親密些嘛」哼,不理你了。」
雪輕舞站了起來,她心裏也明白,風逵的傷勢已經沒什麼大礙了。
風逵哥哥,我義父交給我的任務我還差十天就完成了,到時候我就會回到你身邊陪你一起修鍊。」
雪輕舞認真說道。
風逵點了點頭。
林家內部,有四處幾乎一模一樣的豪宅,這都是都是給長老們居住的,不過現在只剩下三處了,風忠義那座豪宅早已經被林震改造成別的東西。
自從風忠義神志不清之後風逵甚至連自己的家都保不住。
怎麼回事?
是誰將你打成這樣的?」
林震眉頭微微一鄒,他平時對他這個小兒子最為關心,也非常護短,也正是因為如此才養成了林豪英囂張跋扈的性格。
是雪輕舞」林豪英摸了摸自己的臉,他心裏知道就算讓林震知道也沒什麼用。
我跟你說了多少次不要找那丫頭的麻煩,你要知道,就算她把你給廢了你爹我也不能把她怎麼樣。」
林震有些無奈地說道,同時也有點恨鐵不成鋼的感覺。
這都是因為風逵那個混蛋!
要不是他,我今天也不會被打!」
林豪英恨恨說道:爹,難道我就不能將他給廢了嗎?
都這麼多年了,風忠義也沒見恢復過來,十有八九以後也是廢物一個,他兒子更是廢物,這種廢物對林家還有什麼價值?」
哎……,難道你爹我不想嗎,只是這風忠義跟家主的關係非同一般,家主現在閉關我們做點小動作也就罷了,真要是風忠義出現什麼大事家主豈能不知道是我們做的?
我們也沒必要為了這兩個廢物觸了家主的眉頭。
反正他們現在也翻不起什麼風浪,這樣讓他們活着也挺好。」
林震帶着一絲陰冷,說道。
可我就是看不慣輕舞一直跟在他旁邊,他一個廢物憑什麼讓輕舞跟着」林豪英恨恨說道,突然間他想起了什麼:爹,我最近聽說風逵那小子整準備湊資源想要弄到一種煉魂草的東西,他似乎覺得只要風忠義有了煉魂草便能夠恢復過來。」
煉魂草?」
林震一時間沒想到這是什麼靈藥,片刻,他突然驚叫起來:你確定是煉魂草?」
是的。」
林豪英就是一個廢物,哪裡知道煉魂草是什麼東西,此時看見林震失態,更是有些搞不明白!
如果是煉魂草的話那還真有可能,不過這小子去哪裡找這種東西?」
林震吸了一口氣,心中有些疑問。
爹,這煉魂草很貴嗎?」
林豪英有些疑問,按照道理來說風逵手上沒什麼資源,不可能買得起很貴的東西。
林真搖了搖頭道:這種煉魂草極為稀有,對靈魂有非常大的刺激作用,用得好的話可以滋潤靈魂,甚至能夠讓神識殘缺的人恢復過來,用的不好的話魂飛魄散都有可能,連我都未曾見過,在白柳鎮絕對找不到。
至於價格,我也不是很清楚。」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我們就不能再等了,必須要殺掉風忠義,不然一旦讓他恢復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林豪英雖然是半個酒囊飯袋,但也是個狠角色。
你說的不錯,如果真是這樣的話的確得解決掉風忠義,不過我們不能盲目出手,必須得好好籌劃籌劃,想一個既能夠殺死他們卻不能讓家主懷疑到我們頭上的辦法。」
林震點了點頭,非常贊同林豪英的想法,在他這個兒子身上他幾乎找不到任何優點,唯獨心狠手辣的性格是他最喜歡的。
我們可以借楊家和曹家的手,他們一直不是都想要風忠義的狗命么?」
林豪英的表情顯得十分陰險兇狠。
風逵和平時一樣回到自己的住處,煮了幾個風忠義比較喜歡的小菜,風忠義雖然神識模糊不能正常與人交流,但至少他知道風逵是他兒子。
老爹啊,今天我又被林豪英那王八蛋欺負了,我真想殺了他,可你兒子我沒那個本事,煉魂草的事情只能再等上個一年半載了。」
風逵將一塊肉放在風忠義的碗里,自己也開始吃了起來。
老爹啊,你放心吧,你兒子我不會就這麼倒下的。」
風逵也不管風忠義能不能領會他說的話,反正平時他有什麼話都會跟風忠義說,因為在整個林家除了雪輕舞之外就只有風忠義會聽他說話了。
哈哈哈哈!
風忠義,沒想到你躲在這裡!
看你這樣子是在頤養天年么?」
一道黑色的人影突然出現在風逵附近,而風逵感受到危險之後第一意識便是想帶着風忠義逃走。
不用跑了,就憑你這個區區化體一重的野種能跑去哪裡?」
又是一道黑色的人影攔住了風逵的去路。
你們是什麼人!」
雖然感覺到對方比自己強大不知道多少倍,但風逵臉上卻沒有一絲的懼意。
這兩人並沒有回答風逵的話,其中一人單手輕輕一揮便將風逵揮飛了數十米,風逵重重摔在地上,幾乎沒了命。
風忠義,當年你殺我曹家那麼多人,我的父親就是死在你的手中,今天我就殺了你報仇!」
其中一人就要向風忠義出手。
慢着,你不覺得這樣就殺了有些便宜他么?」
另一個黑衣人說道。
那你想怎麼樣?」
想要動手的那名黑衣人問道。
將他千刀萬剮,戳骨揚灰,頭顱割下來拿到街上示眾!」
不行,這裡是林家的地盤,我們必須得速戰速決殺死他!」
你若是怕可以先走!」
他拿出了一把鋒利的匕首用舌頭舔了舔,決定好好享受折磨風忠義的過程。
爹!
你快走!」
風逵也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力氣,此時竟然站在了風忠義的前面,他大聲吼叫起來,希望這一次風忠義能夠聽得懂自己說什麼。
喲,你竟然沒有死,本來想讓你死得舒服一些,既然你活過來了那你也來一起好好享受吧」那名黑衣人朝着風逵丹田部位刺過去。
風逵絕望了,這一次他絕對必死無疑。
嗤!
一道身影擋在了風逵面前,輕輕一指便將那名黑衣人的頭顱刺穿。
另一名黑衣人見狀,大驚失色,第一反應便是想要逃走,卻不想僅僅一瞬間那道人影便攔住了他的退路,又是輕輕一指便將其殺死。
從那到人影出現在風逵面前再到那兩個黑衣人死去僅僅不到一個呼吸的功夫!
這兩人甚至連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風忠義獃獃地看着那道人影,整個人像是被雷劈一樣,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出手之人竟然是風忠義!
而且可以輕易將兩個化體十重的黑衣人人斬殺!
風逵想要說點什麼,但是因為虛弱過度的緣故很快便昏了過去。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