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政王獨寵凶萌妃》[攝政王獨寵凶萌妃] - 第4章 千年狐皇(2)(2)

,看着其他人面無表情的樣子,心想道,這些人心裏素質也太好了吧,如果讓他們看到那食屍蟲和童蠱,會不會還是這種面癱的表情。

那詭異帶笑的石門,在他們進入後,緩緩的關閉。

牆上的火焰第一時間燃起,夜離等十名高手,第一時間握緊手中的武器,圍繞成圓形護衛着中間的獨孤澈。

目光所及,這狐皇墓規模不小,而在正中間是個透明的棺材,棺材上還雕刻着古怪的紋樣,還有一些大大小小的文字,類似符咒類的,那狐皇就躺在那中間。

沒有人出聲,一行人默契快速的朝着狐皇棺材走去。

楚瀟瀟見此皺了皺眉,心裏疑惑着,千年狐丹那可是人人想取得的東西,就這樣簡單的讓他們找到?一邊警惕的觀察四周,一邊拿出小瓷瓶,裏面有鱗毛蕨做的藥丸,往自己嘴裏扔了一顆,同時拉了拉獨孤澈的衣袖,伸手遞給他一顆。

獨孤澈停下腳步,看了看楚瀟瀟一眼,抬了抬眉毛,冷聲道:「不用。」

「不是毒藥,是避蠱蟲用的。」楚瀟瀟低聲說道。

其他一行人,見到獨孤澈停下腳步,也紛紛停下腳步,警惕的觀察着四周。

鱗毛蕨可以避免一些蠱蟲的靠近,要知道她可是醫毒雙全的人,這點避百蟲的藥丸怎麼能沒有。

獨孤澈冷冷的撇了她一眼,冷眸環視四周,冷酷開口道:「區區蠱蟲近不了我身。」語氣那是一個囂張和藐視。

楚瀟瀟一聽蒙了,但是轉念又明白過來,嘴角不停的抽搐着,是啊,他身體里已經被下了最強勢的蠱術。

記得師傅曾經跟她說過,下蠱人會在人的身體里放無數只蠱蟲進去,進行互相噬咬,但是能活到最後的一定是最霸道的蠱蟲,在蠱蟲里也是強者為尊,有這樣一個蠱蟲在身,就等於有最霸道的蠱蟲護體,能克一切之惡蠱,所以那些蠱蟲又怎敢近他身。

她覺得自從見到獨孤澈以後,那引以為傲的聰明腦瓜,完全不夠用了。

就在楚瀟瀟慌神之際,絕塵和夜離一左一右,站在楚瀟瀟旁邊,迅速拿走她手中的藥丸,給其他每人發了吃去。

有這樣避蠱蟲的好東西,竟然不發給他們,等回頭再跟她算賬。

「老大,他們搶我東西。」楚瀟瀟看着被搶走的瓷瓶,欲哭無淚,這些人就是一群強盜,搶人也就算了,還搶她東西。

「嗚嗚嗚……」楚瀟瀟話一落下,空蕩的狐皇墓里突然出現了一個小孩子的哭聲,嚶嚶哭泣,散步在整個墓地里,聽到這個詭異的哭聲,大家不寒而慄,武器全都對準聲音發出的地方。

就在前方五米的地方,憑空出現一個紅色肚兜,滿臉怒氣的娃,娃,她臉色瓷白,一雙眼珠子黑黝黝,四肢都是雪白的,肥嘟嘟的,然後在他耳後和齶下,有着黑色猙獰的青筋。

竟然是個小娃,娃,夜離等人見此上前一步,手持劍刃,嚴肅的看着前面的小娃,娃。

大巫師見此沉聲道:「這小鬼是有人專門煉製的,這個一看是沒成形多久的,不成氣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