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嫡妻:侯爺,夫人她又在虐渣》[神醫嫡妻:侯爺,夫人她又在虐渣] - 第5章 入府

第5章 入府大小姐,這是怎麼回事?」
李嬤嬤不悅的看着凌初夏。
這位大小姐四年不在京城,今日的將軍府也不再是四年前大老爺在的時候了。
如今的大小姐說還是將軍府的小姐,其實不過是一個父母雙亡的孤兒罷了。
什麼怎麼回事?
我還沒有問你,明月閣我從小住到大,怎麼就變成了凌初薇的地方?」
凌初夏自然認出來眼前的這位李嬤嬤,這可是她那嬸嬸的左膀右臂呢。
前世她什麼都沒說,乖乖的去了臨風院。
之後更是被這些尖酸的刁蹬鼻子上臉!
大小姐,我奉勸你一句,這裡是將軍府,不是隨州那偏遠的地方,就是小姐也得守規矩。」
李嬤嬤語氣強硬道:來人啊,帶小姐去臨風院。」
臨風院是府中最偏僻的院子了,又破又小,府中人不多,也懶得整修。
稍微收拾下,正好讓她住進去,過幾個月出嫁了,自然就再也不用回來了。
凌初夏挑眉看着李嬤嬤,似笑非笑的說道:我若是不去呢?」
她怎麼能不知道,這只是第一步,她讓了院子,再然後,一讓再讓,連命都給讓了出去。
李嬤嬤聞言,開口諷刺道:大小姐,今時不同往日,還請小姐多體諒。」
啪!」
凌初夏直接一個巴掌甩在李嬤嬤的臉上,頓時殷紅的鮮血順着李嬤嬤的唇角流了下來。
李嬤嬤捂着臉頰,不可置信的看着凌初夏:你敢打我?」
打的就是你!
一個刁奴也敢這麼和我說話,你算什麼東西,也敢讓我體諒。」
凌初夏冷笑。
白芷看得憤恨不已,小姐跟她說回府必然不會太平,但是她沒有想到這些奴僕也這麼欺人人太甚。
你……」李嬤嬤氣的渾身發抖指着凌初夏,話還不曾開口,又被白芷補了一巴掌。
第二個耳光甩在臉上,李嬤嬤暈頭轉向,幸好被一旁的小丫鬟扶助。
以下犯上,敢用手指着主子,有沒有規矩?」
白芷緊跟着凌初夏的步驟,可是第一次如此打人,說話露了幾分怯意。
但是李嬤嬤被打懵了,沒有反應過來。
凌初夏看也不看,轉頭帶着白芷朝着明月閣的方向走過去。
她當然知道了,這裡早已經不是她的家了,可是這裡卻是她的戰場,想到這裡,清透的水眸泛着一抹冷意。
物是人非,明月閣早已不是她離開時候的樣子了,雖然很多東西都還在,卻都被賤人玷污了。
已經看不出曾經她住在這裡的那個樣子了。
進了明月閣,院中的人基本都隨着主子去上香了,只留下幾個外院粗實的小丫頭,小丫頭不明就裡,一時之間也沒能攔住二人。
白芷,把這些東西都扔出去。」
凌初夏看着這些東西,眼眶卻有些微紅。
她想爹娘了……她一定要給他們討回公道。
是。」
白芷進房間,看到這裡擺滿了女孩子用的東西,精緻無比,一看便知價格昂貴。
這本來就都有小姐的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