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皇帝的我,征服諸天不過分吧》[身為皇帝的我,征服諸天不過分吧] - 第一章 山陵崩(2)

p>所以我是皇帝的兄弟,還是兒子呢?

目前這個身份差不多十歲左右,還未成年,參與不到到皇位爭奪中。

這個年齡沒住在皇宮內,有自己的房屋,大概率不是皇帝的兒子。

若不是皇帝的兒子,為什麼不在封地,到都城來幹什麼?

皇帝死了,在死之前應該有一段時間身體不好的情況,這個階段諸侯王怎麼想都不應該來都城,很敏感啊!

趙熠百思不得其解。

以目前的情況來看,丟掉性命的可能性很低。

只要繼位的不是什麼喪心病狂的主,大概率不會有生命危險。

因為這具身體年齡太小了,年齡小很多時候意味着無害。

身在皇家,與皇帝關係近,奪位可能是最危險的時刻。前身要是年齡大一些,此刻趙熠前往皇宮的路上就要擔心會不會有「賊人」襲殺了。

趙熠鬆了口氣,等新皇登基,自己就返回封地,過悠閑地當王爺的日子。

沒有加班,沒有996,儘是享受,在封建時代,做一個王爺,只要不謀反,這日子過得想想都美的很。

趙熠打定主意,待會兒進入皇宮後,少說多看,遇到熟人就哭過去。

他什麼記憶都沒有,與人一說話定會露餡,還不如假裝哀傷到無法言語。

待會兒誰來與他說話,他就哭,一幅哀思過重的模樣,將對方哭走。

至於這裡是不是地球古代,以後有的是時間查探,先將眼前這關過去。

可能要在裏面跪好久,還不能吃飯。

想到此,趙熠原本因為想到光明未來的心情,略微有些沉重。

馬車行駛速度不算慢,很快就來到皇宮的入口。

接受完守衛的查驗,趙熠有些慌了,很快就要進去了,自己並沒有想哭的衝動。

待會兒皇帝牌位前,要是不哭,原本沒危險的,很有可能變得危險。

這新皇要是個孝子,就更糟糕了。

陛下剛去世,別人都哭,就你不哭,你是不是很高興?那你去陪陛下吧,順便還能削個藩。

想到此,趙熠更慌了,然而還是沒有哭的衝動。

假笑很容易,假哭的話眼角沒有淚很容易被拆穿的!

趙熠將腦袋伸出帘布,對外面的小太監道:

「你進來一下。」

小太監乖巧地進入了馬車。

趙熠立刻湊到小太監身邊,小聲道:

「馬上要進宮了,我哭不出來,你給我來一下狠的,讓我可以哭出來。」

小太監原本有些迷茫的臉上,露出恍然的神色,對趙熠道:

「殿下,您的左側袖口縫有一些催淚的草藥,臉湊到袖口聞一下就有淚水了。」

趙熠聞言愣了下,很快反應過來,忍不住在心裏豎了個大拇指。

衣服里縫了草藥,自己離這麼近居然一點都聞不到,避免了被別人聞到的尷尬。

細!太細了!

趙熠很想順便問一句,這衣服是不是只能在皇帝死的時候穿?

在衣服里縫刺激眼淚草藥很顯然不是自己這些侍女侍從的原創,大概率是大家都這樣。

以前他看關於古代的影視或者小說有看到,皇帝死了,普通百姓真心實意地哭泣,家家戶戶痛哭。

而似自己這等皇室宗親,居然要靠藥物催哭。

可真是太諷刺了。

皇家寡恩義,果然名不虛傳。

馬車停了下來,趙熠連忙將左側袖口靠近鼻尖聞了一下,難以言喻的刺激性味道從鼻尖直衝大腦,似一柄鋼針狠狠地戳了一下腦幹。

趙熠的眼淚不受控制的流出來,一時間連路都看不清。

小太監貼心地扶着趙熠向著皇宮內走去。

一路上,趙熠時不時偷偷看一眼周圍,發現大家都哭着,由太監或者僕從攙扶着向前,一副傷心欲絕的模樣。

趙熠遮在袖子下的嘴角抽了抽。

就在趙熠被牽扶着前進時,他的耳畔忽然響起了一道飄忽的聲音,

「晉王弟,陛下很可能沒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