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太太天天掉馬甲》[沈太太天天掉馬甲] - 第9章 抓到一個小偷(2)

上他的眸子,看向她的視線,冷漠的像是在看一個仇人。
  時傑不敢,他不像李兆鳳一樣沒腦子,只要時家還需要仰仗沈家一天,他就不敢做的太過。
  果不其然,時傑沉着臉沒說話。
  「哦對了。」時晚纖細蔥白的手指勾着項鏈,看向時清,「你很喜歡這條項鏈?」
  時請心裏燃起一股不好的預感,「你要做什麼?」
  話落,只見時晚勾着項鏈,微微用力,勾在手裡的項鏈瞬間斷成好幾段,丟在腳下,轉身離開。
  「時晚!」
  時清氣的臉色鐵青,從眼底迸發出的恨意像是能殺死人。
  這個賤人是在侮辱她!
  她稀罕寶貝的東西在她眼底不值一提,就像不把她放在眼裡一樣。
  「老公,時晚簡直太過分了!」見時清快被氣哭,李兆鳳心疼的不行,「只不過是個小丫頭片子,要敢不聽話我們就再賣她一次,反正沈家那廢物也不敢說什麼。」
  「住嘴!」時傑怒視她,「你懂什麼?即便沈司衍再不得勢,那也有老爺子護着,你想明着欺負他,是嫌時家死的不夠快嗎?」
  「可是清兒也不能就這麼被欺負了啊。」
  「她終歸是我的女兒,關起門來想怎樣還不是我說了算?」
  …….
  從時家出來,時晚給北南大學的校長打了個電話說明情況。
  「沒事,你能來就行,錄取通知書什麼的不重要。」
  「說好,線上上課,不接受線下。」
  「行。」只要能來,什麼條件校長都能樂呵呵的答應,「不過,你還是要用學生的身份來嗎?」
  時晚嗯了聲,輕笑,「沒辦法,年紀擺在那兒。」
  二夫人也怕她壞事,恨不得把她送的遠遠的不要回來。
  「那行,報道那天你直接過來,我讓老師去接你。」
  掛了電話,時晚盯着前方,舌尖抵着下顎,漂亮的眸子微泛着寒意,正打算回家時,前方忽然不知道為什麼躁動起來。
  她皺眉,擠進人群,只見一個老人倒在地上,臉色發白,周圍人的驚呼一片,紛紛有些慌了神。
  「哎,小姑娘你做什麼?」
  有人見她上前,出聲想阻止,這麼年輕,看着也不像是會救人的啊?
  時晚蹲下身子,指定一人,語氣冷靜,「麻煩幫我打120,看看附近有沒有AED……除顫儀。」
  通常來說,在這些大城市裡都會有除顫儀。
  說完,她撕下一塊透氣布料,標準的姿勢,爭分奪秒的搶救。
  周圍人見狀都有些懵了。
  這、這小姑娘是個醫學生?
  但看着也只是高中生啊。
  「小姑娘,你還是等醫生來了再說吧,你別逞強了。」
  「對啊,你會不會啊?」
  「…….」
  面對這些人時晚半點沒在意,這老人應該跟腦部疾病有關,如果不實施搶救,等120過來估計人都已經涼了。
  「宿主,這人是個腦出血,出血量很大,非常危險,你要救他最好換一種方式。」
  腦海里忽然響起系統的聲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