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太太天天掉馬甲》[沈太太天天掉馬甲] - 第9章 抓到一個小偷

  「拿回我的東西。」
  「那是我自己買的,憑什麼說是你的東西?!」
  時清氣的不行,被時晚摁在沙發上,幾度掙扎未果,臉上鐵青一片。
  這個上不了檯面的村姑,力氣居然這麼大!
  「時晚,還不鬆開清兒!」李兆鳳回過神,「你還要給我丟人到什麼時候?那項鏈是你的能買得起嗎?」
  想着沈司衍用藥時間快到了,時晚懶得跟她廢話,「讓你們失望了,這項鏈刻着我名字,不仔細觀察還真觀察不到,不過也正好,抓到了一個小偷。」
  聞言,在場的兩人瞬間黑了臉。
  時清氣的眼睛都紅了,「是你的又如何?這種項鏈你買得起嗎?指不定是跟哪個老頭睡……」
  她的話忽然就說不下去了,因為此刻時晚掐着她的脖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再敢胡說一句,信不信我拔了你的舌頭?」
  對上她嗜血的眼眸,話到嘴邊的時清幾度張嘴,不敢吱聲。
  想起家裡查到的資料,剛才的話,她信。
  但是這條項鏈是奢侈品,時晚從小在鄉下生活又怎麼買得起?
  「時晚,你先放開清兒!還不趕緊上去攔住她?!」
  李兆鳳急的叫來保鏢,可有了上次的事情,這些保鏢誰也不敢動,被打的地方現在還隱隱作痛。
  時晚拍了拍她的臉,肆意勾唇,「還不趕緊把東西還給我?」
  時清抖了下,顫顫巍巍的把東西還給她。
  「錄取通知書呢?」
  時清眸光微閃,抿唇,「我撕了。」
  反正也不是她自己的,他們查到的資料證明時晚絕對不可能考上北南大學。
  那張錄取通知書要麼是假的,要麼是時晚用了什麼手段得到的。
  不管是哪種,她都不可能讓她和她在同一個大學,這對於她來說簡直是個恥辱!
  「時晚,就憑你那成績能上大學嗎?怕是連高中都沒上過吧?」
  時晚沉默幾秒,笑了,「剛才的教訓忘記了?」
  想起她的眼神,時清下意識抖了下,結結巴巴道:「反正錄取通知書已經被我撕了,你要是敢對我動手,爸媽是不會放過你的!」
  時晚撇撇嘴,拍了拍她的臉,真是不長記性,這時候還想着威脅她。
  要不是外婆說過不要太計較,她才懶得跟他們周旋。
  錄取通知書沒了,但校長在啊,系統里仍舊有她的錄取信息。
  那筆錢不能不賺,她家裡還有個充電寶要養。
  「時晚,反正你都已經嫁人了,上大學也是浪費錢,還不如珍惜機會生下沈家的孩子,這才是明路。」
  李兆鳳不知道什麼錄取通知書,但是她也怕時晚去學校自爆身份,丟時家的臉。
  時晚低笑,眼底透着譏諷,「大白天的你倆做夢呢?」
  「時晚,別以為我們把你接回來你就能為所欲為了。」時傑拿着公文包進來,警告道:「這個家還是我說了算,只要你活着一天你就是我時家的女兒,任何事情都必須聽我的。」
  就如同這次的嫁給沈司衍。
  「如果你不怕魚死網破的話。」
  時晚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