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所允諾的第一萬種人世》[神所允諾的第一萬種人世] - 第8章 兔子

告別了幸臣,他將那本《枕星居生存指南》夾在了兩本書之間,回到了江臨岸面前的桌子上,對方則將那本《星宮生存指南》一合,銳利的目光落在了他手中的書上。

「走吧。」

賀錚心虛的將中間的書往裡推了推,隨江臨岸向後門走去,臨出門,他回過頭望了望這外小內大的屋子。

「如果你努力,以後也可以做這樣的屋子。」

「不……我應該沒有這樣的興趣。」

他不喜歡過於龐大的屋子,也不喜歡門後是未知。

「你想去見見女床嗎?小右你已經見過了。」

「不。」

留在枕星居的大多是太微垣的下手,而自目前來看,地位和能力最高的就是眼前的江臨岸。

「我希望您能做我的老師。」

賀錚向他彎了彎腰,眼眸微垂,看見了垂在地面上的那條黑色緞帶,裏面的星河閃了閃。

「……比我想的快,也讓我有些意外。」

對方壓出一聲低笑,他看見那條黑色緞帶一陣抖動,而後,對方遞過來的手中放着一根如出一轍的黑色緞帶。

黑色緞帶入手微涼,有一種絲綢的質感。

「掛在哪裡都可以,這是屬於星宮的證明——叫我先生,就可以了。」

「先生!」

賀錚眼眸一動,懷揣着一絲期待,他還未跪下拜師,就給江臨岸探手摁住了。

「私下裡與我不用在意這些形式,去剪頭髮?」

「不,不用了,先生。」

他將黑色的緞帶纏繞在發間,軟軟的耷拉在背脊上。

「那我帶你去屋子。」

江臨岸揚起了淺笑。

……感覺到他努力想要表達的善意了,賀錚垂着眼眸,同樣的回以一個笑容。

「好,謝謝您,先生。」

「去掉『您』。」

聲音輕飄飄的墜落。

江臨岸帶着賀錚停在了一座小樓前,他抬了抬頭,小樓坐落在大殿附近,越過高山的迴廊後有着一片掛在山間的樓閣房屋。

「那裡是我尋常所在的地方,你若是要找我,就抓着金線喊我。」

江臨岸指了指門前懸掛的金線,金線落在他手中,閃出了微光,他看了看天穹中太陽的位置。

「山後是尋常弟子的住所……你在此休息,我明天再來找你。」

「先生慢走。」

賀錚遠遠的看了一眼他的背影,用肩膀擠開了大門。

屋裡的裝修比起剛來時的「家」更加偏向中式,他將書籍擱置在桌面上,抽出了那本《枕星居生存指南》。

模樣有些奸商的「天市垣」的圖片背後寫着幾行字:

「三分之一星空的主人,下垣,代表『財富』管理『街市』,性質為『繁榮』,溫柔的『奸商』,看見他請對他微笑,他經常來枕星居。」

這麼看來,星空等分成三分歸屬於他們,而『繁榮』這個性質,等階只高不低,以後也得留意一下這位經常出沒的大人物……

他翻到下一頁,上面是一位帶着冠冕,手帶貂絨,衣袍寬厚且面帶戾氣的男人,他眉目緊皺,隔着畫面透露出陣陣殺伐之氣來:

「紫微垣,三分之一星空的主人,中垣,代表『帝王』,司掌『權利』,其性質為『權柄』,他少言寡語,是個真正的大忙人,請不要打擾他,注:他是文臣!」

帝王,也就是星宮的帝王,即便平分了權利,氣質也不容小覷啊……「文臣」這個備註倒值得人深思了。

而下一頁什麼也沒畫,只有一行如常的介紹文字:

「太微垣,三分之一星空的主人,上垣,代表『百官』,司掌『公平』,其性質為『公正』,他是編織命運的金線,排布它們的主宰,一個溫柔的人,經常出沒在枕星居,對他溫柔,他才會對你溫柔,注:他是武將!」

溫柔的武將……?星宮的構造確實在意料之外,天市垣多半也是個文臣,太微垣明明經常出沒在枕星居,卻沒有相應的畫像,對了……「三更死」的名字,就是他取的。

沒有擺照片,反而說關於溫柔對他這種事情,也許是為了讓弟子不知道誰是誰,而相互溫柔?賀錚腦洞打開,捧着那一頁靠在了鬆軟的座椅上。

下一頁是一張星圖,連接在頁面上,展開後龐大連綿,構成的紙很薄很輕,卻不容易撕壞,像是被纖維連接,上面的星星甚至在閃爍和移動。

他將星圖折好,揉捏着眉心靠在了沙發上,眼前天花板上的寶石恍惚又溫暖,賀錚半眯起眼睛。

三垣在星圖上的位置很明顯,可並沒有星星叫這三個名字……賀錚想要打起精神,朦朧的睡意卻完全覆蓋上了眼睛。

——

黃昏的光透過窗戶落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