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帥無雙林羽》[神帥無雙林羽] - 第2章 朱雀衛全體,恭迎牧北王(2)

三頭六臂,也必須讓他血濺當場!
殺雞儆猴!
要讓江北的人知道:孟家,不是誰都能招惹的!
管家心中主意已定,陰冷的目光瞥向出口。
一分鐘後。
手臂骨折的保鏢攙扶着滿臉扭曲的孟旭出現,管家連忙小跑上去,幫着攙扶。
「見過旭少!」
幾十名保鏢齊聲大喝,聲震機場。
行人膽怯,神色慌亂的離去。
湧向出口的人,紛紛止步。
孟旭不走,他們豈敢走?
然而,終究還是有人擠出人群,信步走向出口。
林羽!
「就是他!」
孟旭怒不可遏,面目猙獰的指向林羽,「別把他弄死了,老子要慢慢折磨他!」
「拿下!」
管家大手一揮,眼中寒芒涌動。
一眾保鏢,爭先恐後的湧向出口。
生怕晚了,就搶不到拿下敢辱旭少爺之人的這份功勞。
突然,地面顫動。
金鐵碰撞交鳴。
「刷刷……」 整齊的步伐聲充斥大廳。
一股肅殺之氣,瀰漫開來。
一眾保鏢紛紛停手,驚恐回頭。
身後,密密麻麻的人,從出口大廳蔓延到外面,遠遠看不到盡頭。
粗略估計,足有數千人。
人皆黑甲紅披風,腳踏黑色戰靴,背覆三尺長刀。
披風中間,一個金色的朱雀圖標,異常醒目。
數千人,一看就是受過嚴苛的訓練。
步伐整齊劃一,遠近橫側,皆成一條線。
每個人都面色冷峻,不怒自威!
千人氣勢匯成驚濤駭浪,洶湧而來,讓人幾欲跪下。
為首的男青年留着板寸頭,面容冷峻,雙目如炬。
待見到從出口走出的林羽,為首男青年率先單膝跪下。
刷!
刷!
刷!
數千人,全都單膝跪下,整齊劃一,沒有絲毫凌亂。
「朱雀衛全體,恭迎牧北王!」
千人齊嘯,聲掀屋頂。
滔天聲浪滾滾而來,孟旭率先承受不住,腳下一軟,直接癱倒在地,滿臉煞白。
管家和一眾保鏢想去攙扶,但雙腿早已不聽使喚,腳下無法挪動半分。
林羽信步上前,淡淡揮手,「我已卸任,你們不必行此大禮!」
為首青年微微抬頭,恭敬道:「牧北王無需任何人封授,不管牧北王是否卸任,在我等心中,您永遠是牧北王!」
「都起來吧!」
林羽大手輕揮。
千人齊身而起,無一絲凌亂。
林羽抬眼看向駱長風,玩味道:「你怎麼知道我的行蹤的?」
來江北的事,他只告訴了沈家老爺子。
按理說,駱長風不應該知道。
「林東來明日七十大壽,屬下料定牧北王近日必回,就動用了一點特權,查詢了近期所有飛往江北的乘客信息。」
駱長風小心回答,躬身道:「屬下冒犯,還請牧北王降罪!」
「你倒是心細!」
林羽笑笑,並未生氣。
見牧北王不曾動怒,駱長風稍鬆一口氣,又疑惑的看向孟家的百名保鏢,「他們,是來迎接您的?」
這幫人,雖着裝整齊,但卻沒有半分氣勢。
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而已!
他們,也配迎接牧北王?
「不是。」
林羽搖頭,抬眼看向孟旭,「他好像是準備叫這些人把我拿下。」
「對牧北王不敬者,誅!」
駱長風雙目如電,猛然發出一聲暴喝。
聲浪所過,地面瓷磚盡皆碎裂,從駱長風腳下,蔓延到孟旭身邊。
孟旭渾身顫抖,褲襠一熱,尿意再也無法憋住。
「誅殺就免了!」
林羽搖頭,淡淡道:「我在飛機上說過,他說一句話,我斷他一指!
剛才,他又說了一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