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監獄》[神秘監獄] - 第8章 魔獸山脈(2)

的左眼之中,與此同時,他的右腳猛地一踏地面,身形驟然提速,險之又險地避開了一頭撞向自己的銀甲獸。

「吼……」

銀甲獸左目受創,當即發出一道凄厲的慘叫聲,身形一個踉蹌,一頭撞在了地上,匕首藉助地面的反作用力,更加深入地嵌入眼眶之中,刺入腦部。

掃了一眼不斷抽搐着身體的銀甲獸,賀雲眼前一亮,他本來只是想激怒銀甲獸,沒想到竟然誤打誤撞地重創了這隻銀甲獸!

「走!」

賀雲眼中精芒閃動,身形閃電般的朝着遠處暴掠而去。

「加快速度!賀雲那小子遇到了魔獸!」侏儒先生雖然看不清這邊的戰鬥情況,但是聽到魔獸那凄厲的慘叫聲,他瞬間做出了自己的判斷。

「嗖!」

「嗖!」

……

片刻後,十一道身影閃掠而至。

「是銀甲獸!」大鐵鎚大步上前,踢了一腳趴在地上的銀甲獸,將其翻個身,然後說道:「大哥、二哥,是個尚未成年的銀甲獸。」

「沒想到賀雲那小子修為盡失,竟然能夠殺掉一個幼年時期的銀甲獸,倒是不簡單。」侏儒先生眉頭一挑,要知道,幼年時期的銀甲獸也至少有四級靈修的實力,竟然被賀雲殺死,這怎麼不讓他驚詫。

「大哥,這銀甲獸的鱗片和鱗尾可都是值錢玩意,咱們要不要……」大鐵鎚正打算將這隻銀甲獸身上值錢的東西全部收入囊中,突然被一道聲音打斷。

「不好!」

一直沒有說話的病書生面色一變,當即暴喝一聲,喊道:「快走!」

「怎麼了?」大鐵鎚有些戀戀不捨地問道。

見狀,病書生面色一急,隨即目光警惕地掃視着四周,見並無異常,趕忙解釋道:「銀甲獸一般都是一家在一起行動,這是一隻幼年銀甲獸,周圍必然有它的父母!」

「你的意思是……」大鐵鎚這傢伙尚未反應過來,但是他身旁的侏儒先生卻是面色驟變,說道:「立刻離開這裡!」 然而,他的話音剛落,面色便是再變。

「嗖!」

「嗖!」

突然,兩道巨大的破空聲響起。

隨即,眾人便是看到兩道巨大的身影衝撞而來,速度極快,眨眼即至。

「是兩隻成年銀甲獸!」

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其他人紛紛拿出了武器,全身戒備地緊盯着出現在眼前的這兩隻成年銀甲獸。

「吼……」

「吼……」

當看到小銀甲獸奄奄一息的樣子,這兩隻成年銀甲獸瞬間怒吼出聲,四目猩紅,脊背高高弓起,巨大而又有力的麟尾瘋狂地抽打着地面。

「大哥,怎麼辦?」大鐵鎚雖然並不畏懼這兩隻成年銀甲獸,但是卻知道這兩隻成年銀甲獸極為難纏,更何況對方已經將他們認定為殺害自己孩子的兇手,恐怕雙方之間要不死不休!

「咳咳……大哥,這兩隻成年銀甲獸是攜恨而來,必然拚命,實力不容小覷。」病書生「咳咳」了兩聲,隨即面色凝重地盯着這兩隻銀甲獸說道:「而且,這裡的動靜不能太大,要不然很容易引起其他魔獸的注意。」

「賀雲這小子竟然敢給老子設局!」侏儒先生瞬間想到了這一切都是賀雲策劃好的,面色陰沉無比,彷彿能夠擠出水來。

這可是兩隻發了瘋的銀甲獸,即便是他,都要暫避鋒芒!

想要將他們解決,恐怕他們要付出一定的代價!

「是賀雲?媽的,別讓老子抓住你,要不然,一定將你碎屍萬段!」大鐵鎚聽到這一切都是賀雲布的局,當即惡狠狠地罵道。

「吼……」

正在三位兄弟罵罵咧咧的時候,這兩隻成年銀甲獸如同兩輛高速移動地大卡車,狠狠地撞進了人群。 對於中年喪子的它們來說,這種悲痛根本無法忍受,唯有殺光眼前的人類,方能泄恨! 「上!」侏儒先生緊咬牙關,惡狠狠地怒吼一聲,大手一揮,隨即身形閃動,率先迎向了一頭成年銀甲獸。 戰鬥瞬間爆發! 而此時,戰場的不遠處一棵參天古樹上,一道身影突然浮現,細眼望去,此人正是賀雲! 居高臨下,看着自己一手製造的戰鬥,賀雲嘴角微微挑起,說道:「侏儒先生,不知道我的這個禮物,你們喜歡不?」 賀雲並不急着離開,他很清楚兩隻成年銀甲獸的戰力如何,尤其是陷入狂怒狀態的銀甲獸! 侏儒先生等人,短時間根本不可能解決掉這兩隻成年銀甲獸。 而他,也可以藉機觀察一下侏儒先生等人的戰鬥力,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