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蔓林珙》[沈蔓林珙] - 《青梅落吾家》第1章 初入靖寧侯府

沈蔓醒來的時候,身邊並沒有人,倒是院里似乎有些許女孩子們的低低的語笑聲,她躺在床上靜靜地看着床頂的蚊帳,上面的花紋很是精緻,她知道自己應是到了母親口裡那鐘鳴鼎食的外祖家。她閉着眼深吸了一口氣,嗅着床榻上整潔溫馨的香,毫無一月前自己所居那間樓閣的苦澀的霉味。

口中的乾澀讓她產生了想要喝水的**,勉強起身倚坐在床頭,欲開口喚人時,卻被自己嘶啞的的聲音嚇了一跳。門口的一個小丫頭聽到了屋裡的動靜急忙走了進來,看她用手指着水壺,便利落地為她倒了一杯溫水,雙手奉着給了她,沈曼接了過來急急喝着,一杯水很快見底,小丫頭見她意猶未盡,又為她再倒了一杯,在沈曼低頭喝水時又匆匆跑了出去,對着一個衣着體面地嬤嬤喜道:「表小姐醒了。」

不多時,院里便熱鬧起來,幾個丫頭婆子擁着一個貌美婦人走來,沈蔓看着那婦人走向自己,不由捏緊自己的手,那婦人徑自伸手去撫她的額,見沒有再發熱,才放下心,轉頭對着身邊的婆子道:「快去回稟老夫人,就說表小姐醒了,再打發個人去請徐大夫,快去。」

待吩咐完,回頭看她時又帶了細細的笑意,撫着她的頭道:「蔓丫頭醒了,莫怕,這是到了外祖家了,」沈蔓一雙大眼盯着她瞧,還未開口時,這人又道:「你定是不認得我的了,我是你三舅母,我當年進府時,你母親還.……說到此時,那婦人恍惚停了一下,沈蔓開口道:我知道三舅母的,娘親以前跟我講過的。』』李嫻聽了這話忍不住笑,眼裡卻又忍不住淚,忙抽了手帕來擦了眼角,隨後又低頭摟着她道:真是個好孩子,像你娘親,惹人疼。」

兩人正在說話時,前時打發去的婆子回來了,一併來的還有個鬚髮花白的老大夫,李嫻見了老大夫,起身給徐大夫讓了位置,「徐大夫,快來給這孩子瞧瞧,醒倒是醒了,就怕留下什麼隱匿的病根。」那老大夫上前來,細細地為沈蔓診了脈,又望了舌象,方才對李嫻道:」三夫人放心,表小姐已無大礙,不過先前落了水,又受了驚,加之年齡尚幼,才會昏迷了這兩天。不過,還是大意不得,先靜養這一段時間吧。」

送走徐先生後,李嫻讓她再躺會兒,親手替她仔細掖了被子,又對一眾丫頭婆子囑咐了幾句,臨走前道:「你且先睡着,待晚些時候我自會來引你去見見這府上的長輩與兄弟姐妹們。」

沈蔓看着李嫻的衣角從床帳邊上消失,一時間屋裡又恢復了靜悄悄的樣子,她漸漸又墜入了睡眠之中。

黑,好黑,到處都是水,張口求救時,尚未說出話,腥濕的水早已爭先恐後地湧入喉中,這樣徹骨的冷讓沈曼小小的身子不斷發顫, 她努力往上抬頭,不斷怕打着水面,混亂極了的夜色里一艘船在飄搖,力氣漸漸被消磨殆盡,當她再次往水下沉時,一雙有力的大手攔住了她。她沒看清那人的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