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話歸路》[神話歸路] - 第8章 飛劍初煉(2)

光就浮現而出在葯園中大肆破壞。

破壞葯園後,不甘心的滾滾直接向一座最大的宮殿走去,滾滾來到殿外就發現了兩個人形的竹子長在兩旁,覺得有些奇特。

滾滾來到宮殿大門外正要上前,突然一個聲音傳來:「何人膽敢擅闖掌門大殿?」

滾滾向四周望去,什麼也沒看到。不由的縮了縮頭有些慫了,滾滾警惕着四周喊到「什麼東西出來?」

周圍一片寂靜,滾滾感覺一隻烏鴉飛過,留下一段黑線。

滾滾安慰自己道:「沒事!什麼也沒有,別自己嚇自己。」

滾滾又向前走去,這時聲音又傳來「何人膽敢擅闖掌門大殿」。

還是什麼也沒看到的滾滾嚇壞了,連忙退後一步警惕的看着周圍。

「你!你是誰?我可是妖怪不怕你的!」滾滾怯怯的說道。

但是神秘的有聲音並沒有回答他。

滾滾又向前走了一步,聲音在次傳來:「何人膽敢擅闖掌門大殿。」

「有鬼啊!」

滾滾大叫一聲轉身就跑,一邊跑還一邊回頭想看看有沒有什麼跟上來,在他的血脈傳承中這些神秘的東西都是可怕的鬼怪所幻化的。

另一邊寧塵緊閉的雙眼終於睜了開來,一道精光在寧塵眼中閃過。

寧塵立刻開始用劍元在祭壇上刻畫著,一個個奇異的符文龍飛鳳舞的鋪面在狹小的祭壇上。

不知過了多久機械般的寧塵終於將陣法刻畫好了,檢查了一下沒有錯誤後,寧塵就閉目養神恢復刻陣消耗的心力準備開始煉製飛劍。

恢復心力的寧塵將劍元注入陣法,陣法中心出現開始出現一絲赤色火焰,加大能量注入一道赤紅之火就這樣「嘭」的一聲出現了。

寧塵神識控制着紫竹筍丟入其中,紫竹筍在赤焰中沉浮,不見絲毫有被熔煉的跡象,這不由得讓寧塵有些擔心自己刻畫的熔火陣引出的火焰不足以熔煉紫竹筍這樣異寶。

寧塵加大元力輸出等了一會,發覺紫竹筍終於有一絲融化了,頓時放下心來。

漸漸地紫竹筍融化越來越快,很快就只剩下一團散發出鋒銳氣息的液體,液體中似乎有劍影交織演化着劍道真意。

寧塵將精神力探入其中就覺得有無數劍氣在其中縱橫馳騁這絕對是練劍的好材料。

寧塵忍受着火焰的炙烤精神力在赤火中引導着,液體向劍形凝聚,慢慢的在精神力的作用下一把三尺細劍在火焰中誕生。

這時飛劍的煉製也到了最後階段,寧塵從心臟逼出一滴精血在精神力的保護下進入了赤焰中與飛劍融為一體。

一道血光一閃而逝寧塵感覺與飛劍有了一些莫名的聯繫。

停止了元力注入,寧塵一招手飛劍就飛了過來在寧塵身邊旋轉。

寧塵神色萎靡的看着這柄粗糙濫制的飛劍眼中顯現一絲喜悅。

這柄飛劍除了材質和普通鐵劍沒有任何區別,既沒有在劍上銘刻陣法,也沒有打上劍紋。除了質地堅硬鋒利沒有任何稀奇之處。

這都是因為寧塵只是個半吊子的劍修,能練出一把正常武器就已經不錯了。

好在劍經對本命飛劍要求不高,本命飛劍是隨劍主一起成長的,以後還可以在繼續磨練增長。

飛劍上有寧塵的精血所以很快被寧塵煉入體內,寧塵收了飛劍,就打算離去了。

「寧塵救命啊,有鬼怪要吃滾滾了。」

一飛上劍坑的寧塵就聽見了滾滾的喊聲,滾滾見到寧塵立即就撲了上去,哀嚎着:「寧塵那個大房子里有鬼,我還沒推開門就來嚇我。」

「寧塵你去打死那個鬼吧,好不好,他居然敢嚇唬滾滾。」

「你不是妖怪么,怕什麼鬼!」寧塵撇嘴小聲說道。

寧塵剛損耗了劍元精血,不想去管這閑事,現在當務之急是找個地方恢復實力和正式修鍊劍經,凝聚本命劍印。

寧塵應付了事到:「滾滾現在我剛煉製出飛劍實力受損,不適合去打那什麼妖魔鬼怪,等我恢復了你在帶我去可好。」

滾滾本來不依不饒,他滾滾是那麼好欺負的么,馬上就要寧塵去幫他報仇不過見寧塵神色有些萎靡,精神疲憊也沒在鬧騰了,只是不停說到「寧塵你要快點好起來哦!然後去狠狠教訓那個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