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且光年》[盛夏且光年] - 第7章 奶奶

第二天當然是奶奶叫他起來吃飯,上學的時候奶奶看着他的背影。斜靠在門欄邊,自己在心裏想到:「現在一天比一天不行,這把老骨頭就要散架了。我的文兒還要上大學。我不能鬆懈的,我那該殺天打雷打不死的兒子,就是不會來看我一眼么。你們是沒有恩情的知識死人。我那兒媳還是北師大的社會學博士生。」老人嘆了一口氣,買菜時在和一個鞋匠說了閑話家常,鞋匠微閉着黑的臉,耷拉的嘴唇不停的顫抖着說話還流着涎水。

艾艾還在那次冉冉的生日聚會上見到林月憂傷的黑眼睛就一直在想這樣去對一個朋友是該還是不該,我是真的不知道愛是怎麼一回事。我早知道有柏拉圖式的戀愛,完全的精神愛情,就像林黛玉和賈寶玉那樣耳鬢廝磨、談天說笑,當我確定我是愛你的秉性和氣質、才華、愛心時我會用自己的眼淚償還你上一世灌溉的恩情。我在想我愛他的儒雅,他愛我的溫柔和小性子,就這樣。我說:「我餓了,你去給我買吃的。」你買來了。我可能說:「現在我不想吃了。」你不會瞪大雙眼氣呼呼的像個豬一樣喘着粗氣還不停的來回走來走去嘟噥着。

至於我還會在師大附中上學因為我還在發現讓我明白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康德說的理性的四大二律背反、我存在是外在的世界還是這個世界只是我的世界還是我倆的世界,有太多的疑問我還不知道怎樣解答。

11月初秋的時節,我抱着書準備去畫室看冉冉的芳草社時出門才知道外邊下着雨

滴滴答答雨花濺起我腳下的濕地像是點了一個漩渦又匆匆再點了一個,黑黑的地板上被踩成像是優美的弧線。擺成長龍的雨傘隊伍是在下雪,我看到林月在雨中漫步。

嘩嘩的雨點打在他的臉上黑色的外套上、黑色的牛仔褲上,雨水順着頭髮往下滴着水。他就這樣在雨中盡情的放縱自己任雨水浸透濕潤的心,他大概不知道我在欄杆上看他吧。只見他一腳踢在地上的綠草上,說:「操,去你媽。」大概你英俊風度翩翩的風姿要誰溫柔的脈脈溫情體貼,才不會為《少年維特的煩惱》而踢翻草坪。另外的一男孩站在梧桐樹下等他,然後一起衝進雨中。

艾艾就坐在教室翻開《紅樓夢》回到暮春三月江南草長雜花生樹群鶯亂飛的靈性世界。

「桃花簾外東西軟,桃花簾內晨妝懶。簾外桃花簾內人,人與桃花隔不遠。」艾艾看着窗外的綠色白樺樹下一堆堆的垃圾。遠處是一條街道上面走的行人提着塑料袋子。閑着也沒事就抄一遍《菊夢》用蠅頭小字寫在筆記本上。

籬畔秋酣一覺清,和雲伴月不分明。

登仙非羨庄升蝶,憶舊還尋陶令盟。

睡去依依隨雁斷,驚回故故惱蛩鳴。

醒時幽怨同誰訴,衰草寒煙無限情。

然後給冉冉打電話,「冉冉我沒拿傘,你幫我帶一點吃的好嗎?我要吃袋裝的楊梅還要一杯奶茶。」

西邊的天越來越陰,最後天空變了顏色一會黃一會紫。對面的宿舍樓上有人在收衣服和鞋子。高高的走廊上有人不停的來回走高喊着些什麼,高中日子我們見過太多的天氣變化。那每一種天氣和地點那些人最後都變成回憶,我一直覺得只有時間在流逝,現在覺得是我們的整個時空在遁形。那些景物已不在,即使還在哪兒人也不在。那們在消失場景、天氣、故事,「嘭」整個時空就這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