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荊花》[盛世荊花] - 第2章 仁醫館(2)

時,郭荊花背着背簍,汗水浸濕衣衫,終於回到自家朽木籬笆門外。

「娘親!」

薛寶兒從裡屋飛奔而來,抱住郭荊花大腿,差點撞到鐮刀上。

郭荊花急忙抬起拿鐮刀的手臂,訓斥道:「寶兒,你怎麼不看着點!娘親拿着鐮刀呢!」

薛寶兒抬頭髮現郭荊花的嚴肅神色,趕緊又把小臉低下,低聲認錯道:「娘親~,寶兒知道錯了……」

郭荊花摸了摸他的腦袋,語氣柔和了許多,道:「下次可別這麼冒失哦!」

「嗯嗯!」

薛寶兒急忙點頭應道,很是乖巧。

進屋前,郭荊花把背簍立放在門外,鐮刀鏟子也重新放到旁邊閑置的茅草屋裡。

然後,生火做飯,無他,還是煮谷粥。

郭荊花發誓下午一定要搞些別的吃的,這穀子吃得比雞都多了。薛寶兒倒沒什麼,依舊喝粥喝得津津有味。

倆人吃完飯午飯,郭荊花正要洗鍋的時候,門外傳來一聲清朗的男人聲音。

「荊花在家不!」

郭荊花趕忙走出門去看,牆外站着一位二十七八的男人,面容硬朗,身形高大,這人是原身丈夫的哥哥薛懷義。

「是大哥啊!你是要去鎮上了嗎?」

根據以往的記憶,原身每次挖的藥材,都是跟着大哥一起去鎮上賣掉的,在村裡也幸好有大哥的照料和接濟,不然原身一個女人家早被吃絕戶了。

所以對於這位丈夫的哥哥,原身心裏充滿着感激,甚至有一絲絲愛意,可惜這位已經成婚了,所以那份愛意被原身藏得很深。

不過如今這身體換他當家做主了,所以那份愛意有多遠滾多遠,還是做好兄弟好了。

「等會三叔家的驢車去鎮上,我過來看看你有沒有要賣的藥草,一起去吧!」

薛懷義說著話,突然眼神有點閃躲,這眼神郭荊花太熟悉了,她低頭一看,果然是那會挖葯來太熱了,她下意識扯開的衣服忘記遮上了,里露出一片雪白。

郭荊花匆忙用衣服捂住,臉色莫名羞紅,裝作若無其事樣子,道:「早上挖了些,讓三叔等等,我洗完鍋就過來!」

「嗯!那你快點!」薛懷義說完,便逃也似的離開了。

這都什麼事嘛!我靠,他不會認為我在勾引他吧,這……郭荊花心裏罵罵咧咧,也沒太多在意,接着回屋洗鍋。

下午囑咐好薛寶兒,讓他別出門之類的,然後郭荊花背起背簍,去找三叔家的驢車準備搭便車。

趕車的是薛三叔的小兒子薛懷仁,這小子是個話癆 ,一路上嘰嘰喳喳問東問西,郭荊花最開始還答覆幾句,到後面只是低着頭聽他說,懶得回答了。

同行的還有村裡的兩個人,郭荊花記憶里與他們不熟悉,所以相互也沒交流什麼。

驢車行駛了大約一個時辰,郭荊花終於看到了中陽鎮的入關戶門。進了鎮街,行人來來往往,大多都和郭荊花一樣身着麻布衫,偶爾一兩個身穿錦衣古裝的人,也是神色倨傲從不去瞧穿麻衣的行人。

郭荊花和薛懷仁商量好回去會面的地點後,就下車尋找記憶中的中藥鋪。

逛了幾條街,郭荊花終於在一個巷子口找到了那間中藥鋪,抬頭便見牌匾上寫着「仁醫館」三個鎏金大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