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荊花》[盛世荊花] - 第1章 荊花(2)

早亡,14歲就被兄嫂拉扯媒人遠嫁到這薛家村來。

成婚半年多的時候,她男人就被抓去打打仗了,那時她已經有了身孕,然後就是餓死餓活,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孩子的苦日子。

直到今天早上剛準備去挖野菜,結果剛出門就感覺眼前一黑,摔倒在地什麼都不知道了。

郭荊花捂着額頭,汗水打**手掌,可那第一人稱的記憶一直在腦海回蕩,太陽穴處的血管一漲一漲的,頭痛欲裂般。

「娘親……」身旁的男孩大概是哭累了,抱着她的胳膊呢喃着,偶爾抽噎一下,可憐巴巴的。

郭荊花抱起他,有了記憶,她才知道男孩叫薛寶兒,沒有大名,今年已經5歲了,可他瘦弱的身體看起來只有三四歲的樣子。

她把薛寶兒放到旁邊草堆里,蓋好被子,摸了摸飢腸轆轆的肚子,又在屋裏面開始尋找吃的。

仔細搜索了一下原主的記憶,郭荊花終於想起一個破瓦罐里還有半升裸黃谷,食物找到了,灶台生火卻難住了她。

拿着兩塊坑坑窪窪打火石,郭荊花在灶台下面實驗了半天,就是生不起火苗,只是搞得她灰頭土臉。

最後實在沒辦法,她只能把兩個石頭對着柴草干磕,沒想到碰下來的火星一下就引燃了柴草。

就這樣,郭荊花跌跌撞撞終於煮熟了一窩谷粥,她嘗了一口,味道還不錯,大概是餓急了,嘗不出好壞。

「寶兒,吃飯了~」

郭荊花輕聲叫醒薛寶兒,給他旁邊放了一碗粥。

「哇!是黃米粥哎!」

薛寶兒擦了擦眼睛,抱起大瓷碗也不怕燙,吹吹哈哈的喝了起來。

以前的郭荊花留着黃谷只有過節時才會煮,平時都是野外有什麼就吃什麼的,怪不得薛寶兒如此開心,這到底過的是什麼日子啊,郭荊花心中悲涼再現,無力吐槽,前身倒好暈倒後啥也不知道了,留下這個攤子給他接手,也不問他是否同意。

唉!嘆了口氣,郭荊花一口一口喝起粗粥。

心中籌划起以後的生活,以前的她靠山裡挖藥材為生,但村裡挖藥材的人很多,幸好她就帶個薛寶兒生活,吃的也不多,還算勉強糊口。可讓她以後也一天吃一頓飯,那還不如接着往灶台上撞呢。

必須得想辦法改善生活,不為自己,也要為了寶兒呀!男孩子不吃飽怎麼長身體。

看了一眼吃飽後摸着小肚子的薛寶兒,郭荊花心中沒來由浮現出疼愛之情,另一個世界孤獨了二十幾年,沒想到來到這裡,兒子都這麼大了,還是自己生的,人生真是處處是驚喜。

待兩人喝完粥,郭荊花收拾好碗筷,又按照記憶中的路線,抱着瓦罐到村頭小溪里打水洗鍋。

薛寶兒全程跟在她身後,蹦蹦跳跳。

小孩子總是無憂無慮的,真好,郭荊花心中暗道。

偶爾路上碰到村裡的人,郭荊花按照記憶中的模樣,急忙低頭讓頭髮遮住面容,快速走過,耳邊還能聽到他們的議論聲。

什麼一個人帶着孩子不容易,找個可靠的男人之類的,還有說原身丈夫大概戰死的。

果然不管哪個世界,村裡的婦女總是喜歡扎堆說閑話,不過讓她找個男人什麼的,她心裏一陣惡寒。

回到家,郭荊花匆匆洗刷完陶鍋,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她關上茅草屋的木門,木門後面放着一根手腕粗細的木棍,是用來頂門的。

「寶兒,過來!」郭荊花把薛寶兒拉進懷裡,卧倒在扎背的草堆里,拉扯過被子給自己蓋上,薛寶兒把額頭放在她的胸口上,郭荊花感受着孩子熱熱的氣息,心中安定了不少。

沉沉睡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