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從安葉清是哪部書》[沈從安葉清是哪部書] - 沈從安葉清是哪部書第6章  

短短几秒鐘,整個禮堂亂作一團。
震驚,嘲諷,指責······一股腦湧向謝祈安。
謝祈安祖母心臟病發被送醫院。
情緒最激動的當屬葉明山。
准女婿訂婚前出軌,與被人當眾抓爛老臉無異。
他揪住謝祈安甩過去一巴掌還不解氣,又指着謝祈安的鼻子罵。
謝父放低姿態好聲安撫,葉明山罵累了,才漸漸冷靜下來。
葉清清雙手抱懷,看着被搞砸的訂婚儀式冷笑。
她瞅遍禮堂,方盈盈已不知所蹤。
方盈盈是南豐的藝人,混跡娛樂圈多年,是砸錢都捧不紅的十八線。
念在同門之情,葉清清讓沈千紫把她的雙眼做了模糊處理。
但,她的聲音原汁原味。
只要是熟人,一聽便知。
沈從安是出事後所有賓客中表現最冷靜的,他只旁觀,沒有插手葉謝兩家的糾紛。
謝祈安捂着紅腫的右臉,走向葉清清,「你夠狠!」
「不及你。」
葉清清冷笑,「真是抱歉,你這輩子都等不到我爸在開發『裕園』的合同上簽字了。」
「葉清清!
你怎麼知道這些?」
謝祈安眼眸猩紅,抓住她胳膊帶個踉蹌,「你竟敢找人拍我,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
「找人拍你?
我還沒那個閑工夫!」
葉清清掙脫無果,順手拿起個六寸蛋糕砸他臉上。
謝祈安整張臉被奶油糊住,不得不放開葉清清。
葉清清整了整衣裙,闊步離開。
到停車場,她才想起自己是被謝家的車接來的。
正準備打電話給沈千紫,就聽到沈從安在叫她名字。
愣神片刻,她彎腰坐進沈從安後車座。
車子急駛出了酒店。
她沒說去哪兒,沈從安也沒問。
就這樣在市區轉了一圈又一圈。
手機來電響個不停,她把手機調成靜音,一個都沒接。
許久,她啞着嗓子開口,「隨便找個路口把我放下。」
「準備去哪兒?」
沈從安問。
她:「南豐。」
「我恰好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