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愛為婚》[奢愛為婚] - 第八章 開始攤牌

  七點多的時候大門傳來聲響,許嘉陽看都不看沙發上的我一眼,徑直就往洗手間走去,等到他穿戴整齊的出來,已經是一副西裝革履的派頭了。

  「許嘉陽,你昨晚去哪兒了?」

  我攔在他的面前,冷聲的質問。

  「跟個朋友在一起。」

  許嘉陽清冷的瞟了我一眼,便側身從我旁邊走向門口。

  我跑過去抓住他的衣服,用力的揪住追問,「是男朋友還是女朋友,你怎麼也不會帶回家裡來給我看看,我好招待你們啊。」

  說到這裡我笑了起來,但是我知道我這個笑容一定會比哭更難看。

  我對上他回過頭來的視線,緊緊的盯住他。

  「是個女的對吧,許嘉陽,那個女人是不是姓黃啊?
她名字都有黃字了,床上工夫是不是更黃啊,你特別快活到樂不思蜀是,每天把家裡當個旅館,你把我當什麼了。」

  「林然,你不願意做的事情,我也不勉強你,只是找個人幫你做而已,你有什麼好激動的。」

  他這話已經是承認在外面找女人了。

  我手指一僵,只覺得大腦都麻木了起來。

  而許嘉陽回過頭一把將我的手從他的身上拂下去,就像是拂開一片垃圾。

  我忍不住的冷聲沖他吼:「做那種事就這麼重要嗎?
你怎麼就這麼噁心。」

  「不噁心怎麼傳宗接代,你不也是你爸媽噁心之後的產物,有什麼資格來說我。」

  許嘉陽的腳步一頓,眼神從上往下的打量着我,目帶鄙夷。

  「就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