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向星辰》[少年向星辰] - 第2章 復讀(2)

翌日,保留着初中的習慣,童圓早上七點就醒了,暑假的兩個月倒也沒讓她養成睡懶覺的習慣。

如果這算優點,那她就真有個拿的出手的了。

李青給她挑選的粉色窗帘格外的厚實,讓人看一眼都覺得熱,但卻格外的隔光。

六點的太陽就已高高掛起,卻絲毫沒有一絲光透進來,只有枝頭的喜鵲在給人報喜。

這個點,屋裡格外的靜,連那小屁孩也是沒醒的,童實秋做小學老師工資並不高。

所以,就算寒暑假,他也是要去給學生培訓,八點半的課,不到八點他是不會醒的。

留五分鐘洗漱,十分鐘的早飯,剩下的十五分鐘全在奔跑。

小區旁邊是條,美食街,童圓還沒出小區門,便聞到對面徐紀拉麵館裏飄出來的牛肉香,儘管繁城的美食很多,但這幾年,童圓惦記的還是這一口。

店裡的老闆是一對中年夫妻,粉面檯子搭在外面,忙的前腳不着後腳,幾張小方桌坐滿了人,爺爺奶奶帶着孫子,桌上一小碟的牛肉喝着小酒十分愜意。

童圓一隻腳踏進店裡,如以前一樣點了碗素的牛肉麵,老闆娘低着頭調佐料,嘴上應着,後面的老闆光着膀子雙手揮動臂膀拉着面。

頭頂的吊傘慢悠悠的轉着,半點不解人間悶熱, 童圓隨意找了個空位坐下,旁邊的老爺爺往旁邊挪了挪,童圓輕輕說了聲:謝謝。

面下好,老闆娘給她端過來,打包的人走了一波,她才稍稍喘口氣,看見面前帶着白色圓帽的女孩,方才認出來,「喲,圓圓來啦,好久沒來了,都上高中了吧。」

童圓扶着面碗,應了聲,也沒過多解釋。老闆還想說什麼,門前就來了客人,就忙乎去了。

她用筷子拔過浮在表層的油光,慢吞吞吃着,細嚼慢咽,極其斯文。

吃完後,童圓與老闆打了聲招呼,回家去了,才到門口想起來自己沒有鑰匙,她猶豫了下便敲了敲門。

李青抱着童眠開了門,裏面的童實秋帶着圍兜做着早餐,因為明天童圓就要去學校報到,他特意給自己放了一天的假。

「是我馬虎,等下就去給圓圓配把鑰匙。」

家門的鎖並沒換,只是沈丹當時做的絕,帶着童圓離開之後,便把家裡的鑰匙當即扔掉了。

她走了,就沒想過這輩子回來。李青責怪自己的不細心,童圓則輕輕搖了搖頭:「不用了,爸,我想以後住校。」 她看向餐桌上的童實秋,徵求他的同意。

童實秋平時話少,但女兒好不容易到他身邊,他怎麼也不想女兒跟個留守兒童一樣,況且她媽也不是個好說話的主,當即板著臉。

「這怎麼行,又不是沒家,況且住那麼近,回頭,我去給你買輛單車,上下學也不過十來分鐘。」

童圓知道自己拗不過他,童實秋就是這樣一個外表老實卻十分大男子主義的人,索性沒搭話。

午後,童實秋想讓李青帶她出去買些日常用品,童圓拒絕了,她實在不覺得這樣的關係能如何的相處。

他們向來把她當作小孩,什麼都是強塞,自然也不會在意她是否喜歡。

下午三點多,火爐般的太陽正掛上空開始運轉,溫度達到了驚人的34℃,童圓和他們打了個招呼便去了圖書館。

菇涼開始愛學習了,做爸的自然是喜聞樂見。只不過,童圓自然不可能老實學習的。

走出小區一段路,影子躲在傘底下,公交站牌只豎起一個牌子,這麼多年沒有修建站台,煩悶的氣壓壓得她長吐了幾口氣,空氣彷彿在燃燒,背後的白T已經透濕。

五分鐘過後,綠皮735才慢悠悠的從遠方開過來。

踏上去的那刻,童圓才覺得自己活着,腳底板踏在冰涼的鐵皮上,還帶着餘熱,她坐在窗邊,拿下眼鏡擦了擦。

滴落的汗,讓視線也變得模糊,耳機里悠揚的鋼琴曲傳來,幾首曲子的時間,她在長揚路下了車。

路線彷彿印入腦子裡,長揚路離市區還有半個鐘頭,這裡卻有着市裡最大的圖書館—華源圖書館。

這處道路寬廣,車卻很少,那些柏油線散發著焦油味,每隔一米種的香樟樹撐起蓬蓬的葉傘。

童圓收着傘,在樹下走着,樹葉招着風,吹動她細軟的短髮,轉角處,她進了圖書館裏。

這個點,來這消遣學習的挺多,都衝著免費的空調。整個一層密密麻麻擺滿了書架,中間的走道擺了幾張原木座椅,供人學習工作。

她有目的的來到文學分類區,眼睛轉了一圈,從第三層書架上挪下那本小王子,這本書是第二次念想了。

依靠在書架上,翻開了它,裏面一張黃色便簽紙飄出,輕飄飄地落在地上,童圓彎腰撿起,白嫩的手因為冒汗透着細小的血管。

「曾經我也有那樣一朵玫瑰……」

便簽上的字瘦勁清峻,因為汗漬,字邊有些發毛,童圓看了一眼便夾回了原處,拿着書坐到椅子上翻閱起來。

小時候,她總喜歡纏着沈丹給她講小王子的睡前故事,但沈丹多數時候都沒有時間。因為這樣,這本書她看了一遍又一遍。

書中的小王子一直在尋找的便是存在的意義,她也是,只是一直都尋不到。

頭頂的空調徐徐吹來冷風,挑撥着她額前的劉海,旁邊不時有椅子拉動的聲音。

童圓輕輕翻動着手中的書頁,如書中喝酒的人一樣,活在了自己的世界裏,不知晝夜。

那邊的童實秋打來電話時,已經晚上六點多了,讓她回家吃飯。童圓看了下手機上的時間,竟不知不覺到了晚上。她環顧一圈,裏面已經沒有多少人

她把書合上,放回書架,因為這個便簽的主人,她不打算借走。

從裏面找了本英文版小說《小婦人》,從包里找出借閱卡,來到前台處。

前台是個年輕女人,正坐着無聊的刷着電視,見有人過來,她才抬起眼皮子,接過童圓手裡的書和卡,深深看了童圓一眼。便登記着:「卡里還有30塊錢。」

這張卡是童父帶着她來辦的。辦一張卡往裏面充些錢,借一本書則只需要扣五毛錢。

只不過那時還沒來得及用幾次就走了,幸好她沒有扔東西的習慣。她點了點頭,從她手裡接過卡。

女人看着面前的童圓笑了笑,看着不過讀小學初一的年紀:「小妹妹,你看得懂嗎?」

童圓臉紅了下,輕輕點了點頭。她雖然總體成績不行,但因為從小輔導老師請的多,加上她自己喜歡看些課外書,她的語文與英語還是不錯的。

所以這英文原版小說還是拿捏的住的。

女人可不認為她看得懂,只是以為小姑娘好面子臉才紅。

出去的時候,外面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