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娘風華絕代美嬌妻》[商娘風華絕代美嬌妻] - 第2章

「素素莫要太過擔憂,為父這便啟程去一趟襄陽,忠明……會回來的。」
李固抽出煙斗,深深地吸了口。
「你倆在家,好生照看田地和家什。」
說罷,人起身,緩緩往外走。
只是,他的每一步,都顯得很沉重,仿若一雙腿灌滿了沉鉛。
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想求那人,可現如今唯有這條路了!
襄陽距離山竹村,腳程至少要三個月,如今天下初定、流民倭匪猖獗,風嫣然擔心李固安危。
「爹,你且等等。」
風嫣然起身,迅速從青黑衣箱中拿出筆墨,在李固父子驚詫的目光中,落筆飛舞。
父子二人,都是識書斷字之人,看風嫣然落筆的字,卻半點不輸身為進士的李忠明!
「忠明教我的,此前病症嚴重,無法書寫,當下清明了,便……」 話到此,風嫣然有意止住。
有些時候腦補,會比實在說出更具有說服力,再者李忠明中過進士,且已成候補知縣,可惜時運不濟,最後輾轉這才回了山竹村行商,她的這個理由很充分。
果然,二人面上的驚詫消散,取而代之的是釋然。
「爹,此去襄陽必經平陽鎮,你去到平陽鎮後,攜此書信到豐都酒樓找到掌柜,他是忠明舊日同窗,興許能幫上一些忙。」
事實自然並非如此,豐都酒樓的掌柜幫不了李忠明,甚至不認識李忠明,但看到她的信件後,李固前往襄陽會得到安全保障。
至於李忠明,不管李固的法子是否成功,她已有了計劃救出,要不是怕泄露太多,她甚至會阻止李固去襄陽。
「承君,你嫂子病剛好,好生照顧。」
臨行前,李固囑咐。
李承君小拳頭微握,重重點頭。
看着李承君怔怔看着李父遠行,眼間卻不似剛才那般掛滿晶瑩,風嫣然暗自點頭。
是個有擔當的小子。
「嫂子你去哪呀?」
李承君剛目送父親身影消失在遠處,卻見自家嫂子往外走。
「大伯家。」
風嫣然頭也不回,往村東頭去。
李忠明經商有道,借過不少錢出去,但這些李家人大半不知,只有蘇素素整理時見過那些欠條,這其中最大額的,是老李家大房家的十兩銀子。
李忠明已認罪,且風嫣然分析整個事件,一定是有人預謀,要想救出李忠明得用非常規手段,而這些手段,需要錢!
此刻正逢申時,農戶之家一日兩餐,正是晚餐之時,老李家大房青磚小院中,李成與張氏以及四兒、兒媳,七孫,齊聚一堂。
飯桌之上,魚肉皆有,那米飯也是不摻糟糠的純白。
「動筷吧。」
齊坐之後,發聲的竟非一家之主的李成,而是小兒子李道元。
原因無他,李道元既是功名在身的童生,近日又於縣商府謀得了掌司之職。
縣商府,是商管的意思,能定商稅,並擁有監管之權,同時還能以朝廷名義行商,可以說是地方商界的土皇帝。
聲落,大房眾人,大快朵頤起來。
只是看着眾人的吃相,李道元卻微微皺眉起來。
這等粗俗,他日讓同僚見了,豈不是要笑話他?
「兒啊,聽說朝廷給你配了庭院,我們是否要舉家搬去城中啊?」
李成啄了一口小酒,一隻雞腿咬了大大一口,滿嘴流油含糊不清說道。
「還未配下。」
李道元輕口慢嚼,臉色黑如鍋底。
這等做派,如何能進城!
「哦,這樣啊,對了,你考上童生那年,咱家借了你忠明哥十兩銀子,你若富餘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