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瓜娘娘容妃》[傻瓜娘娘容妃] - 傻瓜娘娘容妃第3章  

說完也沒顧着我瞪大的雙眼,自顧自地夾了一個咬上一口,還對我點頭肯定:嗯,味道確實不錯。
容妃喜歡吃,以後就多備着些。
是,老奴記下了。
我看着陛下的笑,一時間有些晃神,那一刻我覺得陛下並不如傳聞中那樣嚇人。
他看我遲遲未動手,夾了塊烤鴿子給我:容妃嘗嘗這個,朕長身體的時候最愛吃,沒準你也能喜歡呢。
謝陛下。
我矜持地夾了起來,吃了一口。
隨後我沒控制住自己,大快朵頤,這個烤鴿子也太好吃了吧,以前在侯府也沒做得這樣精細。
陛下看我這樣給面子似乎很開心,也吃了不少東西,喜公公給他奉茶消食的時候還說:跟着容妃娘娘一起用膳,陛下比平時都多吃了不少呢。
陛下只是笑了笑,然後摸了摸我的頭:容妃小時候在家裡就是個寶,吃穿用度都是頂好的,入了宮也得寵着才成,這才幾日,便瘦了些,平時朕不在,你們要多照顧些。
老奴遵旨。
接下來的日子,陛下一直沒提讓我回寢殿的事,我便老老實實地留在他殿里。
因着那場大火,陛下免了我去給太后和皇后請安的事。
皇后那邊沒什麼動靜,倒是太后差人送過來不少補品,還特意讓她身前的嬤嬤來看我,同我講:經書毀了便毀了,回頭再抄就是,但娘娘有這份心太后她老人家就高興,只是下次萬不能因着那經書不顧性命,太后她老人家聽說您差點燒了自己,可嚇壞了。
我老實點頭,聽訓。
喜公公站在一旁當個擺件兒,那嬤嬤說完還瞧了喜公公一眼,便離去了。
我總覺得這個嬤嬤同我說太后擔心我不是真心的,但是我說不出來。
還是我的嬤嬤私下裡同我多說了些:娘娘,皇后是太后的親侄女,您這次出事,皇后娘娘受了些牽連,往後您可別去給皇后娘娘惹眼,知不知道?
知道了。
我點頭,還是覺得哪裡不對,似乎連嬤嬤都瞞着我,可我又不知道跟誰打聽,一時間我煩躁無比,晚上翻來覆去地想辦法,終於吵醒了摟着我睡覺的陛下。
容妃怎麼還不睡?
陛下,臣妾心裏有心事。
我糾結了一下,還是說了實話,我爹說要聽陛下的話,我便不想瞞着他。
陛下愣了一下,隨後點了蠟燭,摟着我坐起來問我:容妃跟朕說說,有什麼心事?
我在他懷裡糾結了一會兒,才開口:陛下,我最近總是聽到一些話,說您老讓我住在這裡於理不合,還說了皇后娘娘因為上次我鬧出火災的事受了罰,我想去看看,但是我又不敢,就想問問您,這事是不是真的?
陛下聽完,捏了我一縷頭髮問我:你住在這不好嗎?
可是其他人照顧得不好?
當然沒有,我吃得好,住得好,喜公公人也好,不想欺騙您,這是我到宮裡最舒坦的日子了,跟家裡一樣。
我掰着手指頭細數,將快樂分享給陛下。
陛下摟着我,倒是沒說什麼太難懂的:喜歡就在這住着,至於皇后,朕自有安排,與你無關。
你不必再因為此事寢食難安了。
哦。
好。
我點頭。
得到了滿意的答案,我窩在陛下的懷裡沒一會兒就睡熟了。
次日,我照例睡到天大亮才醒來,就聽到皇后那邊傳話來說要見我。
陛下還未回來,喜公公到底是奴才,不能做主,我便帶着嬤嬤往皇后娘娘的宮中走。
喜公公剛剛急急忙忙地往外走,看起來像有急事,我便也沒問。
到了皇后寢宮,門口已經有了一群人,皇后坐在主位上,看着我,說道:容妃妹妹可真是身嬌體貴,不過是抄抄經書,別的娘娘都抄得,就容妃妹妹陣仗大,不僅燒了自己的寢殿,還免了責罰,不愧是侯府嬌寵出來的小姐。
我愣在原地,一時間不明白她為什麼這樣說,但我直覺她對我說的不是好話。
我連忙認錯:對不起娘娘,經書毀了,是臣妾不好,臣妾再抄一份送來吧。
抄就不必了,容妃妹妹嬌弱,再將陛下的寢殿燒了,本宮還要被怪罪。
她說到這,即使我再笨,也懂了,還是因為之前大火的事,想來是被陛下責罰了,才想着給我立規矩。
我一時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但這時,一個黑漆漆的人突然跑出來跪在我的面前一直叩頭:容妃娘娘,求您跟陛下求求情,饒了奴婢吧,求求您了。
我被她嚇了一跳,差點栽倒,好不容易才認出來,這個黑影是誰。
她正是當初看着我抄經書的那個宮女,後來着火,我也沒顧得上她,但不知為何是這般模樣。
我定了定神,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我徹底慌亂,我不知道該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如果祖母在就好了,她會教我該如何處理這樣繁瑣的事。
我努力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慌張,但也笑不出來,顫着聲音問她:你犯了何事陛下要怪罪?
連本宮也要聽陛下的話,怎麼給你求情呢?
我是真心發問,但我不知道,別人看到的竟然是我在仗着陛下的寵愛為難那個丫鬟。
那小丫鬟看我,一直哭訴:娘娘,奴婢當初只是陪着您抄經書啊,但大火之後,卻被重罰,要不是您打翻了燭台,奴婢也不會被罰呀,求您行行好,救救奴婢吧。
我抬頭看向高位上的皇后,想要她出來主持公道,她是賢后,肯定比我處理得要妥帖。
皇后卻說:容妃啊,這丫頭被罰之後,一直說自己有冤屈,你能給她做主,本宮這才當著眾位妹妹的面,將人叫過來,想問一問你打算如何?
她的一席話,直接讓我成了暴風中心,我當時腦子就亂了,沒頭蒼蠅似的去看嬤嬤,卻發現她被人拉到了另一邊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我徹底慌了,但一旁的人卻全是在瞧着笑話,還在竊竊私語,這讓我極度難受,生平第一次,我想要逃離這座皇宮,這裡的人太可怕了,我想跟我祖母她們在一起。
正當我躊躇不敢說話,眼前已經開始發黑的時候,喜公公喊了一聲:陛下駕到。
參見陛下。
一群人連滾帶爬地朝着陛下行禮。
我的心瞬間跌回了肚子里,我大概是有救了,我急忙去找陛下,也顧不上行禮,我抓着陛下的手腕慌張:陛下,那丫鬟若是因着臣妾被罰,臣妾是不願意的,若您能收回成命,便謝謝陛下了,什麼丫鬟?
陛下愣了下,許是看我抖得不成樣子,連說話都帶着顫音,將我摟進了懷裡,才抬頭看着這混亂的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