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族巡守使》[人族巡守使] - 第5章 欺師滅祖

一個寒門子弟想要融入這個圈子必然有一段艱難的路要走,而這條路必須張揚自己完成。

只是讓龐夫子沒有想到的是現在的張揚卻陷入了糾結當中。

人之初這段話雖是淺顯易懂,他自然知道意思,卻與他後世所接受的觀念不同。

他正想着究竟是要直接將這段話的意思翻譯出來呢還是用自己後世的觀點來抨擊這句話。

那麼問題就來了。

如果直接翻譯未免顯得太過中規中矩沒有水平,而且還有一眾學子在側虎視眈眈難以服眾,可是抨擊的話又有大逆不道之嫌。

他正在不知如何作答之時教室里一道不屑的聲音就傳了出來。

只聽那聲音道:「到底是寒門子弟,能識的三五個字恐怕已然是極限,想要明白書中真意夫子未免高看與他了!」

聲音有些小,但明顯那說話之人是故意為之,壓低的聲音人人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他這一說話頓時間整個教室中議論聲更為激烈,讓張揚心裏一股火氣便冒了出來。

張揚緩緩站直,嘴角間露出了一絲戲謔的味道看了看教室那邊,然後才恭敬的對龐夫子再次施禮道:「夫子,如此學生便答了。只不過學生這裡有兩個答案,一個中規中矩,另一個略顯叛逆卻不知夫子願意聽哪一個?」

「哦?竟然有兩個答案?」龐夫子呵呵一笑,他卻是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小子竟然反問起了自己,於是道:「既然有兩個答案不妨都說一說,也讓大家聽一聽你對這句話的見解!」

見龐夫子開口,張揚也不再遲疑,當下便道:「那學生就先說說這中規中矩的回答了,人之初性本善,顧明思意,說的便是人初生之時本性乃是善良的。」

聽完這句龐夫子點了點頭。

這個解釋本就是字面的解釋,千百年來無論哪一位夫子教授同樣也是作此理解,張揚說是中規中矩一點也不為過。

緊接着張揚又道:「至於學生所謂叛逆的解釋….便是這句話恐怕有問題!」

他說的極為緩慢,一字一頓,待說完之後後邊整個教室都安靜了下來。

這句話有問題!

短短的六個字,可這六個字卻是有着欺師滅祖的味道。

三字經能夠流傳千古,並且作為儒家學子的啟蒙讀物是如何重要?

裏面短短一千一百九十四言可謂是字字珠璣,隨便哪句話那也是千錘百鍊而成的經典!

可是….

今天竟然有人說三字經的第一句話便錯了,這是何等的大膽,是何等的大逆不道?

自古以來能夠推陳出新的哪一個不是當世大儒?

可即便是大儒加身卻也不敢直接反駁先賢所言,想要發表自己的觀點他們往往都會引經據典從無數典故中找到論證從而旁敲反擊一步一步闡述自己的意圖。

然而張揚呢?

一個還未正式開蒙的頑童竟敢出口妄言先賢錯了,在所有學子看來這已經不是大逆不道而是欺師滅祖了。

當即教室中便有一位學子已經走到了門口。

只見他俊朗猩目,身着一件天青色長袍,腰間綁着一根石青色幾何紋玉帶,頭上長若流水的髮絲,端的是一副翩翩世家公子模樣,人還未到一聲大喝便傳了過來。

「大膽,小小豎子竟敢妄議先賢,簡直是荒唐之極。」

復而,他又看了看龐夫子古井不波的面容,聲音微微緩和了一些將雙手抱拳朝着右上方龐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