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族巡守使》[人族巡守使] - 第4章 超凡(2)

從張揚身上的穿着來看並不是富裕之家,想要供養讀書恐怕是供養不起。

然而正是這種逆差卻讓龐夫子有了興趣,再一聽張揚讀過書便也不再小窺,問道:「我觀你年約及冠若是現在開蒙卻是稍有些晚,聖人有雲,有教無類,我入聖人門自然恪守聖人之言。

你道年幼曾讀書,卻不知讀的是何書?千字文可識得?百家姓可書寫?三字經可背誦?聖人皇皇巨著又知曉幾分?」

三字經、百家姓以及千字文都是啟蒙讀物,龐夫子這樣問並未為難張揚。相反來說他甚至因張揚出身貧寒要求比之其他學子還低上了三分。

當然,這和張揚方才彬彬有禮有關,正符合他所教授弟子的君子之道中的禮字。

「回先生言!」張揚當下謙恭應道:「三字經、百家姓以及千字文學生都曾讀過,亦會背誦,只是學生家貧無錢購置筆墨所以無法練字,因此字跡略顯醜陋!」

他原本就是後世之人,對於這三部啟蒙讀物那是如雷貫耳,他作為文學系大學生那是熟的不能再熟了。但是書法一道卻是每一個現代人的短板,他雖有涉及卻並不深,充其量也就個初學者水平,現在說出來也是為了給龐夫子打個預防針。

「嗯,不錯,不錯!以你之家能習得這三文已然不易,不過想要入我門牆卻需受我考校,你可願意?」

龐夫子對張揚的表現越發滿意,不過他早先為杜絕品行不端之輩混入門牆是一早早便立下了考校的規矩來,這個規矩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臨到張揚他自然也許考校一番。

「弟子願意!」張揚趕忙重新整理衣冠俯首等待考校。

教室中此刻早有不少學子透過門窗在外觀望,看到有人慾要拜師也是好奇不已。

不過當他們看到來人竟然是一副窮酸打扮不由得都露出了鄙夷之色。

他們大多都是鎮上富戶,更有甚者還有自藍田縣慕名而來的世家大族子弟,這些人平日里雖然在龐夫子門下孜孜不倦進學,可畢竟高門就是高門自內心中就有種高高在上的感覺。

現在看夫子考校,他們大多隻當成一個笑話罷了,一個窮酸也配知曉聖人微言大義?簡直荒謬!

然而就在這些學子準備看張揚笑話的時候,在教室靠窗邊一位臉色白凈身穿灰衫略顯矮小的學子卻饒有興趣的看向了窗外,他那晶瑩如玉的耳朵還時不時的微微輕動。

她顯然聽到了外面的談話。

門外。

龐夫子思索了一下,然後問道:「讀書即明理,而後知大義。你既然讀過三字經我來考你,人之初性本善究竟何意?」

三字經作為啟蒙讀物,是最基礎也是最易懂的,特別是人之初這段顧名思義換做普通人一般而言都知道意思。

聽到夫子的考校題目,教室里學子都開始起鬨了。

這哪兒是考校,簡直就沒明說夫子想要收取這個窮酸了,而他們哪位不是憑本事考進來的?

龐夫子自然注意到了教室里的情況,不過他卻也沒有阻止。

正如這些學子所議論的那樣,他的確是在放水,可那又如何?

不過這也是他對張揚的考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