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海賊,我是羅傑發小》[人在海賊,我是羅傑發小] - 第8章 囚車

今天是滿月,月亮在海面上顯得格外耀眼,月亮和星星倒映在海面,海風徐徐吹動,一片片浪花便帶着月亮和星星走到了岸邊。

岸上,月光和燈光還有星光都照耀着那個迷茫的孩子。

羅亞看着手裡的藤蔓,又看看野豬屍體,甩掉藤蔓,藤蔓迅速枯萎。他發現,在對於他要把野豬拉回去這件事上,他歐氣爆棚抽到的三張ssr卡好像都沒什麼用的樣子。

「難道就這麼放棄了嗎?」

羅亞看着卡車大小的野豬,實在是想不出有什麼辦法,能讓他現在這副體格把重1.5噸的野豬拉動。

但他不想放棄,如果就因為這麼一隻野豬而放棄的話,那以後還怎麼面對海上的冒險, 怎麼面對那一隻只更大海王類,那些一個個都強的像怪物的傢伙。

「最最最主要的是,老子要學神避!!!」

閉眼掙扎許久,同時也在頭腦風暴的想辦法。

屹立不動,海風吹動了髮絲,許久,羅亞再次睜眼,眼裡的焦慮消失了一些,似乎想到了解決方法。

大拇指和食指摩挲着下巴,羅亞低聲自言自語,「木遁?藤蔓?能行嗎?不管怎樣,都得試試看了……」

抱着試試的想法,只見他雙手合十,結印,嘴中喊道:「木遁-四柱家!」

「木遁·四柱家」在火影世界裏是一種能夠瞬間製造出一座複雜的木頭住宅,相當方便使用的木遁忍術。

但羅亞製造的並不是木頭住宅,而是一輛巨大的,類似於古代押送犯人的囚車,將野豬屍體裝在了囚車裏面。

「還真可以,我還以為會造不出來。」羅亞也很驚訝「木遁-四柱家」真的能這麼用,造出囚車裝野豬這個想法也是他臨時所想,他也抱着失敗的可能了,但沒想到成了,既然成了,那事情就好辦了一些。

羅亞雙手叉腰,面對着裝着野豬的囚車,閉上了雙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吐出 ,同時眼睛睜開,眼神充滿了堅定。

右手三顆種子出現並迅速生長出藤蔓,纏繞在手臂上,羅亞甩手,三根藤蔓的另一端便朝裝着野豬的囚車飛去,快速纏繞住囚車。

羅亞右手抓住藤蔓,左手大拇指上翹,彈出重靈,猛得抓住刀柄,鏘的一聲,長刀出鞘,使足了力氣將其扔了出去,重靈在空中旋轉了起來,當的一聲,準確的釘在了囚車上。

刀柄上的彼岸花花紋和羅亞背後的花紋同時發光,鬼爪出現。

羅亞抓着藤蔓背過身去,鬼爪也同時延伸,抓住三根藤蔓,這就是羅亞面前想到的唯一方法,拉!!

藉助鬼爪的力量和囚車輪子的慣性來拉動野豬,一步一步地把它拉回去。

這是羅亞想到的唯一方法了。

如果他能用「木遁-木人之術」也不必怎麼麻煩了,但他現在就是用不了。

羅亞卯足了力氣,咬緊牙關,左腳踏出,可始終踩不下去,囚車也絲毫未動。

僵持了幾秒,囚車仍舊未動,鬼爪似乎有些生氣了,冒出濃濃的黑氣,再次壯大一分,手上的青筋爆起,抓着藤蔓往後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