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富貴花她嬌養着黑心反派》[人間富貴花她嬌養着黑心反派] - 第1章 重生

玄德四十四年,四月。

持續一個月的暴雨,水壩崩堤,暴雨覆蓋江南十數城鎮。

江南周遭官縣拒不放糧賑災,延報謊報災情,朝廷賑災不及,致使江南災民遍地,餓殍遍野。

天災之下人心蠢動,周南王趁勢起義,朝廷派兵前往時,他們卻早已撤兵回巢,起義不過是幌子,不過是藉著天災起戰行囤兵之事。

天災又逢人禍,民不聊生,周南王借天子暴政之名,驅逐殘殺之下,災民暴亂,災情不斷朝着上京最繁華之地蔓延。

天色逐漸入夜,暴雨如柱,京外幾十里地荒廟之中,從江南逃出十數災民在此處落腳。

殘斷的火堆在夜風中仿若隨時熄滅,衣衫襤褸的人群麻木一動不動,一雙眼睛空洞而絕望,雖寒冬已過,卻更甚是徹骨嚴寒。

白酒酒隱在雨幕中,模糊卻也清楚的看清寺廟中的人影,清澈靈動的雙眼一目目而過,似在尋找着什麼。

侍女撩着車簾,到底忍不住低聲:「小姐,您還要進去嗎?」

白酒酒搖了搖頭,難掩失落的開口:「不了,想來也不會是離京這麼近的地方……」

侍女聽聞蹙眉,卻更是低了低聲音:「往前幾十里就是上京了,您也不便露面了,不若先行回京,待到府中再命人畫出此人,奴婢派人去尋?」

蘇簡費解自家小姐找的是何人。

白家五房嫡女,雖剛過十歲,光是這個身份足以令京城無數宗室子弟趨之若鶩。

本該養在深閨的千金之軀,可在一個多月前,小姐卻突然說要來江南。

白酒酒雖是五房嫡女,孫子輩排第七,卻因是白府第一個嫡女,佔了一個長,是嫡長女,身份非同一般,加之自幼聰慧,白家長輩應允了,可蘇簡卻知道,小姐是來找人的。

「老爺子壽辰在即,夫人已經來信催過幾回了,您要是再耽擱,錯過府中壽宴,怕是要惹閑話。」

白酒酒聽着一旁侍女的聲音,向來冷靜如冰的美眸,同時閃過一抹荒謬,也覺得自己夢魘了。

為了一個噩夢,她居然真的前往南下尋人。

半年前,她在府中冰苔上失足落水,府中下人救上岸後昏迷了好幾天。

那幾天她噩夢連連。

夢裡白家滿門抄斬,皇室傾倒,朝堂奸佞橫行,民不聊生。

自詡正統血脈先太子遺孤,南宮祁橫空現世。

夢境中分明是那樣清雅絕色的孤寂少年,卻能領域數十萬雄兵,鐵蹄踏破城牆,一聲令下,伏屍百萬。

夢裡斷斷續續,白酒酒看着南宮祁在謀逆前如何一步步攪弄風雲,籠絡朝臣,謀害朝廷忠良,他多智近妖的算計,朝廷勢力彼此爭鬥你死我活,他卻坐觀壁上,冷酷無情,風淡雲輕。

那男人與朝中重臣沆瀣勾結,皇室頃扎後,又領着數十雄兵起義,打着先太子遺孤正統血脈的名號強勢入主皇城中。

南宮祁登基稱帝後,並未善待前朝朝臣,他血洗百官,扶持奸臣,將整個朝堂變成了修羅獵場。

白酒酒看着百年世家的白家,如何聯合世家與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