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渡紅塵》[人皇渡紅塵] - 第8章 她是誰?

穆思語見狀,紅着雙眼向杜洪辰立即撲去。

白素素娥眉微皺,反手就是一巴掌,將穆思語拍坐在地。

穆思語用手半遮容顏,慢慢起身。隱約可以瞧見五個鮮紅的手指印雕刻在她的臉上。

淚眼婆娑的她憂鬱地望着杜洪辰,顫顫巍巍地指着白素素質問道:

「洪辰!她是誰?」

此時,秦總撥開人群,追了上來。正巧撞見穆思語被白素素扇耳光的情景,感覺那叫一個痛快。

心道:臭娘們兒!讓你剛才詆毀勞資,現在遭報應了吧!哈哈哈~

若不是X出了一點意外,勞資早就把你當成寵物一樣擺弄了,那還用得着像現在這般窩囊。

不過心想歸心想,卻不能表現出來。至少現在還不能表現出來。

因此,他決定假裝在穆思語面前表現一番,以此來獲取他的好感,說不定今晚又可以……

秦總單方面的意Y後,衝到穆思語身前,舉起巴掌就向白素素扇了過去。

白素素怎麼可能讓他得手,準備一腳將他踹去之際,身體傾斜,被杜洪辰拉倒了身後。

秦總見此,感受到自己的手腕好像被一把鐵鉗夾住一般,難以動彈分毫,並且還夾得他有些生疼。只是礙於情面,沒有嘶喊出來而已。

無奈!眼神不善地盯着杜洪辰,威脅道

「你要攔我?」

「你敢動她試試?」

若是放在杜洪辰沒辭職之前,也許他還會給秦總幾分薄面。至於現在嘛,都已經到了這份上了,面子能值幾個錢。

秦總被杜洪辰那如同餓狼盯着獵物般的目光盯得有些毛骨悚然,以及猛虎般霸氣地威懾。

他怎麼也沒想到,以前那個在公司里總是與人為善、不善言辭、沉悶無趣的小子不過才四個多月沒見而已,變化怎麼會這麼大。

冷血的面容,嗜血的眼神。他彷彿感覺到死神的來臨,隨時都有將他帶走的可能。

「兄弟,你先放手!咱們有話好說,有話好說!」

因此,接下來他的語氣緩和了不少。

杜洪辰向前一推,走到穆思語身前,冷聲道。

「我們分手吧!」

聽聞此話,穆思語彷彿被雷劈了一般,徹底傻眼了。她怎麼也想不通此時杜洪辰為何會變得如此冷漠。

彷彿變了個人似的,表現得異常陌生。這還是自己所深愛的那個杜洪辰嗎?可惜此刻沒人能夠給她答案。

「你說什麼?洪辰你是在跟我開玩笑的對不對?別鬧了,我們回家吧!」

頃刻反應過來的她望着杜洪辰的背影地探詢道,感覺他絲毫沒有想要停下來搭理自己的意思,隨即歇斯底里地咆哮道:

「憑什麼?我們五年深厚的感情,憑什麼你說分手就分手?憑什麼?嗚嗚嗚……」

與此同時,被杜洪辰推得一個踉蹌的秦總,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

穩住身形的他以為杜洪辰是怕了。指着杜洪辰準備破口大罵。

「你……」

卻看見杜洪辰牽着那古風女孩瞥了他一眼,似乎是在警告。然而就是這一眼,讓秦總徹底被着迷了。

起初,他的注意力全都放在穆思語身上,完全沒有顧及到周圍人的形態。

當時也僅僅只是覺得這女孩的衣着稍微特別一點,身材稍好一點而已。

但現在仔細一看,哪裡只是好看一點那麼簡單。簡直就是極品中的極品。

若穆思語的美是傾國傾城的話,那麼她的美就是人間絕色了。

那種美,無法用語言的來形容。這還是他出生以來第一次見到女人還可以長得這麼美,美得令人窒息。

若是能與此女子共度**,就算立即要了勞資的命,勞資也願意。

他意Y之際,眼睛貪婪地掃視着白素素,心裏暗自發誓:一定要把這個女人搞到手!

杜洪辰恍若未聞,大步向前,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三分鐘後,穆思語見哭鬧沒用,便哽咽地站了起來,看着秦總道:

「秦忠,你是真的愛我嗎?」

「真的!真的!比珍珠還真!」

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穆思語說的是氣話,目的就是想讓杜洪辰回頭哄哄她而已。

但秦忠並不在乎這些,轉身回復。不過他的目光至始至終都未曾離開過白素素,直至她消失於人海才完全收了回來。

這一切穆思語都看在眼裡!正直氣頭上的她並沒有多說什麼,任由秦忠摟着她的纖腰在大街上漫無目的地遊盪。

……

「洪辰哥哥!她就是思語姐姐嗎?好漂亮呀!」

回到新家,白素素如同好奇寶寶般似的,盯着杜洪辰說道,

「我們這麼做會不會太過分了?」

說起這事,杜洪辰白了她一眼,心道:

現在知道過分了,當時你扇她巴掌時候怎麼覺得不過分呢?

還沒等他開口,白素素接下來的話卻讓杜洪辰陷入了疑惑之中。

「洪辰哥哥!你有沒有發現他倆怪怪的,特別是那個胖子,給人一種非常不舒服的感覺,若不是因為有你在,我真想一巴掌拍死他。」

「不過具體說哪裡怪,我一時間也答上來!但有一點我可以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