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渡紅塵》[人皇渡紅塵] - 第4章 白素素

「御大哥,您醒了!」

卧榻邊緣正半坐着一位羅裙勝雪,烏絲繚繞;膚如凝脂,領如蝤蠐;明眸皓齒,目光柔和;如畫中仙子般的古風女孩輕蹙娥眉道。

觀其容顏不過二十歲出頭,杜洪辰見此,愣了片刻,隨即有感而發,賦詩一首:

「白衣羅裙身上穿,明眸皓齒畫中仙。

浮沉哪得此絕色?勝似神女下凡間。」

女孩聽聞他的嘟囔,感受到他震驚的目光;不由得將頭偏向向左一偏,望向門外。俏臉一片緋紅。

杜洪辰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如同做賊般似的,收回目光,低着頭,假裝咳嗽了兩聲,還沒等他來得及開口。

那女孩立即湊身過來,手指搭在他手腕的寸關尺上,帶着擔憂的語氣再次問道:

「御大哥,您沒事兒吧?」

「啊~我沒事兒!敢問這裡是哪裡?」

「天淵深處!」

為了緩解之前的失態,他故作鎮定,有一搭沒一搭跟那女子聊了幾句。突然間他似乎想起了什麼,抬首問道:

「等等!丫頭,你剛剛叫我什麼?」

「御大哥!怎麼啦?有什麼不對嗎?」

白衣女孩驚詫地望着杜洪辰回復道,音落!隨即低下頭小聲地嘀咕了一句:

「您不會現在就讓我改口叫您相公吧?」

儘管她的音量很小,但還是被杜洪辰聽見了,大腦飛速的運轉,將自己所有的經歷都過了一遍,也不曾找到絲毫關於白衣女孩的記憶。

不過卻對天淵這個詞很熟悉,一時間卻想不起在哪裡聽到過。

他咳嗽了兩聲,伸手制止起身想要攙扶他的白衣女孩解釋道:

「丫頭,你認錯人了!我姓杜,不姓御,我叫杜洪辰,真不是你御大哥!」

話音剛落,杜洪辰突然感覺到自己脖子一緊,懷中一片溫熱,耳邊響起了一道如同黃鸝般悅耳的抽泣聲。

「御大哥,我是素素啊!白素素,這名字還是您給取的!還說等我長大了要娶我,您不會是想反悔吧!」

「雖然我不清楚您到底遭遇了什麼,導致您的道痕盡失,修為盡喪,身形體貌有所改觀。」

「但先天一炁是做不了假的。您體內先天一炁告訴我,您就是御大哥,我亘古不變的御大哥。」

「御大哥,我保證以後乖乖地聽你的話,絕對不會再給您招惹是非了!您可千萬不能不認我,也可千萬不能不要我啊!」

嗚嗚嗚……

絕色佳人相擁,本該是羨煞旁人之景,奈何杜洪辰有口難言。

只見懷中佳人淚如雨下,善言寬慰的場景也並未發生;不是他不懂得憐香惜玉,而是此刻他真的是有口難言。

雙臉漲紅,呼吸急促。想要快速解開「勒住」自己脖子的那雙纖纖玉手。

但在面對環繞在自己脖子上的那雙玉手時,即便使盡渾身力氣,也難以撥動分毫。就如同蜉蛆想要撼動參天大樹般,根本不可能。

被白素素玉臂勒得快要窒息的他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彷彿又看見了死神向他招手。心裏感到滿是憋屈:

難道自己註定要死在女人手上。

「小丫頭!別怪老夫沒提醒你,要是再不鬆手,你可就要謀殺親夫了!」

「誰?」

就在此刻,房屋中突然響起了一道蒼老而熟悉的聲音。

咳咳咳!杜洪辰脖子一松,如重負釋。趴在卧榻邊緣猛烈咳嗽,大口地喘着粗氣。暗自吐槽了句:

他喵的!這丫頭的力道真大!

白素素立即停止了哭意,接着翻身而起,張開雙臂,將杜洪辰牢牢地護在身後,大喝一聲。

氣勢大開,以她和杜洪辰為中心,如同水波般的震蕩像四周擴散,整個秦國的生靈全都入了她的耳目,唯獨不見那道聲音主人的蹤跡。

額眉緊蹙,心事重重。疑雲不定,難以言表。

聽聞杜洪辰咳嗽,她立即向他趕了過來。

隨即,杜洪辰感覺到從後背傳入一股清涼之意向他周身的筋脈擴散,他的呼吸也因此順暢了許多。

沒等他開口,耳旁就傳來了白素素清脆的內疚聲。

「對不起!御大哥,我真不是故意的,剛才情緒太激動了,導致您這麼難受的,您罵我吧,打我吧!總之只要您能消氣,怎麼懲罰我都行。」

「無礙,無心者無罪!下不為例!」

杜洪辰望着白素素眼角所殘留的淚痕,以及回想起剛才他將自己護在身後時緊張的情景。罷了罷手,出言寬慰道。

起身!他慢慢地向外走了出去,屋外已是日上三竿。杜洪辰沐浴在其中,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回首望着緊隨其後的白素素,本想說點什麼;可眼角的餘光竟讓他大吃一驚。

入眼是一座約莫五十平米左右的茅草屋,這座茅屋沒有院子,沒有菜園子,也沒有灶台廚房;有的只是一廳一室,渾然天成。

可以說是簡單得不能再簡單了。

然而,就是這麼一座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茅屋,無形中一股滄桑而古老的氣息。

初步估計這座茅草屋存在有數百年,甚至上千年之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