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你代管新兵連,全成兵王了》[讓你代管新兵連,全成兵王了] - 第8章:連長,求你了,我們認慫了!

  匕首「砰」的一聲,直接穿透蕭遠東的鞋子,將他的鞋子狠狠釘在地面上。

  刀尖不偏不倚,剛好扎在他的兩根腳指頭中間。

  蕭遠東清晰感受着腳趾間傳來的冰涼,嚇得兩腿一軟,一屁股癱坐在地上。

  所有人看到這一幕,全都嚇得張大嘴。

  所有的老兵更是大驚失色,他們做夢也沒想到,這個新連長居然這麼狠,居然刀都用上,而且是說扔就扔啊。

  驚魂未定的蕭遠東嚇得大叫:「你幹什麼,想謀殺我嗎?」

  「嚇死我了,不帶這樣的,出了事你負責嗎!」蕭遠東帶着哭音把刀**。

  看到鞋子只是破了個洞,而腳沒事,他頓時鬆了一大口氣。

  一陣尿意襲來,蕭遠東急忙忍住,差點就要尿下來。

  林銳微微一笑:「負責?我當然負責啊!我再強調一遍,在你能出去之前,我的命令,就是你們的規矩!」

  林銳冷冷的掃視了先前十幾個不肯做俯卧撐的學生:「我再給你們一次機會,立刻趴下做俯卧撐。」

  十幾個學生對視上林銳的眼神,不自覺的哆嗦了一下。

  所有人面面相覷,開始有些猶豫。

  就連經思偉和馬奇這兩個刺頭,也開始猶豫,甚至眼神里流露出一絲驚恐。

  林銳剛才飛出的匕首,雖然不是朝他們飛來。

  但給他們帶來的震撼卻不小。

  此刻林銳在他們眼裡,就是個瘋子!

  蕭遠東見眾人猶豫了,急忙大聲道:「我就是不做,你把我嚇壞了,我現在心臟受不了!」

  經思偉狠狠咽了下口水,硬着頭皮說:「你這是在恐嚇我們,我要去上級告你!」

  蕭遠東瞪着林銳:「來,再表演個飛刀,來,朝這隻鞋子軋。我就不信了….」

  林銳嘴角一揚,豎起大拇指:「不錯,有種!」

  說完,他看向一旁的陳民:「去拿繩子,把他們兩個人綁起來!」

  陳民聳然一驚:「連長,這不好吧…..」

  林銳冷聲道:「這是命令,快去!」

  「是!」

  陳民敬了個標準的軍禮,立刻執行命令。

  他不像這些學員,他是軍人。

  軍人一切以服從命令為先!

  況且這些刺頭學員確實太囂張了,他也想看看林銳到底想怎麼治他們。

  剛才林銳的那一記飛刀,就已經讓他夠驚喜了。

  他沒想到,新來的連長,竟然這麼牛!

  他還真想看看林銳接下來,還有什麼更多的花招。

  很快,幾個老兵拿來繩子。

  經思偉眼看他們動真格的,急的大叫:「你們還真敢綁我?我告訴你們,這是虐待,我要告你們…..卧槽,輕點,我的手….」

  兩個人立刻被五花大綁在了柱子上。

  蕭遠東氣的大罵:「你們不能這樣做,你們這樣是虐待,我要告你們,把你們都告了!」

  但此刻,所有學生已經不敢說話了,只剩下蕭遠東和經思偉兩人哇哇大叫。

  大家不是傻子,已經能看出這個新來的連長太厲害。

  根本不是他們可以質疑的!

  林銳微微一笑,轉身從燒烤架上拿起兩根雞全翅。

  滿臉笑意的朝已經被綁在柱子上的蕭遠東和經思偉走來。

  「我這人一向通情理,剛才你說飛刀秀沒看過癮是吧?那我再給你們露兩手,讓你們好好過癮。」

  說著,林銳將雞全翅架在二人的頭上,隨後笑眯眯的掏出了兩把匕首。

  「友情提醒,你們最好別亂動,否則匕首要是沒有扎進雞翅,而是扎進你的眼珠子里,那就別怪我了。」

  蕭遠東原本以為林銳在嚇唬他,可見林銳是來真的,頓時嚇得汗毛都豎起來:「你特媽的變態嗎,別….」

  話還沒說完,已經走到遠處的林銳突然轉身。

  飛刀瞬間脫身,在空中划過一道冷厲的軌跡。

  砰!

  匕首炸穿了雞翅,將雞翅死死的釘在了柱子。

  蕭遠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