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泅水的鷹》[泅水的鷹] - 第3章 早晨趕上班

北京冬天的早晨,天色也畏縮於嚴寒,時間已過了七點,還是灰濛濛的。

馬路上卻已車水馬龍,趕着上班的人們行色匆匆。每一面公共汽車站牌下,都聚集着黑壓壓的人群,大家一致地扭着臉,面向來車的方向,焦急地等候着。每部行走着的車輛都已經裝滿了人,車廂內擁擠得水泄不通。公共汽車在混亂的路面上,緩慢地行駛,逐站停下,等候又一批人的擠塞。

杜需沙頂着風,用力地騎着單車,越過一個又一個車站,他必須保持這樣的速度,才能在八點鐘趕到公司。自從大學畢業後,他找到計算所公司的這份工作,已經幾個月了,每天上班的路途是一種磨難,消耗了幾乎他全天一半的體力和精力。

杜需沙嘴巴總是嚴肅地閉着,不愛笑,要笑也從來不大笑,如果笑起來有些不自然甚至靦腆。女朋友蔚青青很不喜歡他心情重重的樣子,曾經問他:你是不是從小就不愛笑呀?他回答:不是。

蔚青青又問他:那你從什麼時候開始不愛笑的呀?

他不再回答。

童年的杜需沙是喜歡笑的。家裡舊相冊中兒時的他,照片中都是頑皮開心的笑臉。那時花好月圓,家裡五口人中他是全家的寶,父親杜危然喜歡,母親譚悟寵溺,姥姥疼愛,大他四歲的姐姐杜需嬌讓着。

不再愛笑應該是從他小學二年級開始。彷彿傾盆大雨來臨,先是姥姥去世,後來同在中科院資料所工作的父母一起去外地幹校勞動,家裡只剩他和姐姐相依為命。那時父母單位的辦公大樓讓給了外交部,搬進停學中的北京化工學院,家也隨之遷居到大院內的宿舍樓。沒有家長的管教,性情頑劣的他又不聽姐姐的話,不斷地招災惹禍,體味世態炎涼……就越來越沒有笑容了。

不過,他始終呵護着內心世界的童子歡樂。即使不堪忍受同學們嘲諷,他索性輟學在家,獨自在父母單位院子的花園裡玩耍。

辦公樓旁路邊有個不太大的花園,用帶刺的柏樹高高地嚴密地圍着,平常沒有人進去。他就在裏面,能夠一個人度過一個白天。

在桃樹下,看粉色的小花上落來飛去的黃色蜜蜂,在花朵旁,看金色的花蕊上飄來舞去的白色蝴蝶,在草叢裡,看綠色的蟲屍上爬來走去的黑色螞蟻。太陽大大的,曬在身上暖暖的,湛藍的天空上,幾朵白雲閑浮着。杜需沙覺得,這個小花園是他自己的王國。他曾經撿到一塊乳白色的石頭,奇特光滑,他愛不釋手,在石頭上用刀刻下自己的名字,選花園最大的一棵核桃樹下,挖出一個坑,在其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