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深記》[漆深記] - 第3章 死因

幸好阿爹救治及時,只需靜養十來天,無咎就沒事兒了。

隨後,宋珈言跟在阿爹宋漆平的身後,來到了宋府的大堂。原來,在英留學三年的宋珈言,此次着急趕回娟城的原因,竟是因為母親鍾氏的去世。

宋珈言看着靈堂前的那口棺木,內心猶如千萬隻螞蟻在撕咬一般的難受。當初如若不去英國留學,如今也不會連母親最後一面都不能見到,想必母親在臨死前是多麼的捨不得和放不下啊!

一想到這,宋珈言早已鼻子酸楚,眼眶紅潤。徑直地走進大堂,走近棺木,母親正躺在裏面,一動也不動。一滴淚抖地一下滴落到了棺木里,潤在了母親白色的喪服上。

這時,下人來叫眾人準備夜食了。可宋珈言獃獃地站在棺木旁,置若罔聞。下人一是不會兒也不知該如何是好。宋漆平遂示意下人們都退下,靈堂前獨留下了父子倆,以及棺木里躺着的鐘氏。

「這次急着把你叫回來,不全是為了你母親的喪事。」

「還有什麼事情能比母親的死還要重要的?」對宋珈言來說,此時此刻,母親的死就是最重要的事情,沒有什麼能比得過了。

宋漆平頓了頓嗓子,強忍着悲痛,走到棺木旁,伸手撩起了鍾氏的喪服。

「這?這是?」宋珈言看到母親的腹部處赫然地露出一道口子,似乎是某種兵器的傷口。

原來,為了能讓宋珈言儘快趕回娟城,宋漆平電報一封,只道是:你母親病重,速回!收到父親的電報後,宋珈言便火急火燎地趕了回來。原以為母親只是生了重病,沒曾想卻已是天隔一方,陰陽殊途。

看着宋珈言一臉的疑惑,宋漆平才娓娓道出了事情原委。就在半月之前,宋漆平與鍾氏一同去參加娟城軍事長官賴侯廷的大壽,鍾氏卻在生日宴中莫名其妙地消失不見了,任憑宋漆平怎麼尋找,找了一夜也沒有找到。

可到了第二天早晨,鍾氏的屍體又神不知鬼不覺地出現在了宋府,人卻早已咽了氣。

「兇手是誰?」得知這一切後,宋珈言怒火胸中起,只想儘快抓住兇手,將他大卸八塊。

但是得到了確是父親的一個搖頭。「你母親是跟着我一同前往的賴長官的府邸,中途她去了一趟洗手間,可半個時辰了,也不見人回來。我便求工作人員進衛生間查看,結果發現衛生間並沒有找到你的母親,然後我們在賴府找了個遍,也不見個人影。再後來,我命令下人滿城的找,也沒有結果。直到事發的第二天早上,才在書房看到了你母親的屍體。」

宋漆平叫宋珈言回娟城,為了就是查出鍾氏死因。

宋珈言看着母親腹部的那道口子,刀口乾凈不拖沓,刀口的角度略微有點上揚,「這?這是日式軍刀所為。」突然地發現,讓宋珈言略感母親背後的死並不簡單。雖然,這幾年日本不斷侵犯祖國,燒殺搶掠,無惡不作,但是這娟城位於西南一隅,且山高水遠,從未聽說娟城何時有了日本軍的出沒。

「看來,你在英國學醫三年,還是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