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深記》[漆深記] - 第2章 姐妹嫌隙

師傅吩咐的任務又辦失敗了。

跟蹤宋珈言這麼簡單的差事兒都被發現了,這可如何是好?堇禾內疚不已,自己真的像二師姐說的那麼扶不上牆嗎?

從小到大,師傅交代的任務,堇禾沒有一件是辦得妥當的,現如今,就連跟蹤這種小事情也會暴露,這可怎麼跟師傅交代啊?

一想到這裡,堇禾就不敢回尹宅,只能在大門口晃來晃去,直到被剛辦完事兒回來的二師姐星瑤,硬生生托拽才進了屋。

剛一跨進尹宅大門,堇禾就看到師傅立在堂前,旁邊站着大師姐胡前。堇禾偷偷瞄了一眼師傅,面無表情,也不說話,像是在思索着什麼。哎!肯定是又在想着如何懲罰自己吧!也不知道這次的懲罰是跪祠堂呢?還是挨打呢?堇禾低着頭,不敢直視師傅的眼睛。

在尹家一眾師姐妹眼中,師傅如今雖已年過半百,但是她身上的那種壓迫人的氣勢卻絲毫不輸戰場上的熱血男兒。這些年,眾姐妹跟隨師傅一路走南闖北,師傅的溫柔一面不曾見過,雷霆手段倒是已經見怪不怪了。

「師傅,堇禾躲在門外不敢回家,定是又把事兒給辦砸了!」二師姐星瑤打小就跟堇禾過不去,事事都要壓過堇禾一頭,巴不得看見堇禾被師傅懲罰,只要堇禾有一星半點兒的錯,星瑤總是第一個跑到師傅跟前告狀。師傅每次都還向著她,拖地、挑水、洗衣、罰跪……懲罰的花樣多了去了,堇禾早已體驗了個遍。

這回還不知道師傅會想出什麼懲罰的法子。一想到這兒,堇禾的雙腿就開始酸軟起來。

「師傅……」

「好了。」師傅忽地一聲呵斥,直接讓星瑤閉了嘴。

幾個師姐妹里,除了胡前大師姐,星瑤算是跟隨師傅時間最長的了,師傅的一言一行,星瑤早已能覺察得明明白白。此刻若是再多嘴,定是討不到一點兒好處,說不定還會被堇禾給拖累一起受罰。

「說吧!事兒辦得怎麼樣了。」

星瑤先開了口,「稟報師傅,我和師妹們在宋府四周轉了一天了,沒看到宋府有任何的動靜。直到日落時,趁着守人不備,我才從側牆翻進去探了個究竟,果然和師傅預料的一樣,那宋漆平的老婆確實已經死了。」

「鍾清秋果真死了?」雖然早已預料到,但是當從徒弟星瑤口中親口得知這一消息的時候,還是有點驚訝。

「千真萬確。」星瑤看得清清楚楚,宋府大大堂確是掛滿了白布,一口棺木放置在堂屋正**,雖不知躺在棺木里的到底是不是鍾清秋,但想必是大差不差了。

「你未曾見過鍾清秋,那你如何斷定所見之人就是她呢?」胡前大師姐一向沉着冷靜,辦事兒最是嚴謹。

這一問,直接弄得星瑤啞口無言了。她星瑤的確看見了棺木里躺着一個女人,但躺着的是不是那宋漆平的老婆,她也不敢斷定啊!

師傅也是知道的,整個尹宅的女人都是個把月前才跟隨自己來的娟城,除了自己認得,也確實沒人認得了,不過……想必也差不到哪裡去了。畢竟自己在這偌大的娟城還是有點兒耳目的,不然也不至於兩眼一抹黑地,在離開娟城三十餘年後,選擇在這個時候又回到娟城。

師傅冷靜了片刻,方才對眾人說道:「想必也差不到哪裡去。能將屍體擺放在宋府大堂的,除了那鍾清秋,還能有誰?難不成是那宋漆平啊?」

師傅說完,大伙兒也不敢再多嘴了。堇禾卻把頭低得更低了。和二師姐星瑤相比,自己這事兒多簡單啊!結果還是辦糟了!還不知道下場會怎樣?

「堇禾……你呢?」

突然聽到師傅的問話,堇禾這才小心翼翼地抬起頭,看向師傅,唯唯諾諾道:「宋珈言確實已經回娟城了。」

「哦。看來我猜得沒錯。」

「然後……然後我跟蹤被宋珈言發現了。不過,我矇著面紗,他沒看到我長啥樣。」說罷,堇禾又低下了頭。

星瑤卻在一旁不懷好意地歪嘴一笑,這一幕正巧被堇禾看在眼裡。

師傅略顯詫異地看着堇禾,半晌也沒發話。而堇禾對於自己使用了漆粉一事兒,壓根兒不敢再提半個字兒了。師傅說過,尹家乃漆藝大家,這漆粉來之不易,除了能在漆器製作上,斷不可隨意使用。如果師傅知道了堇禾亂用漆粉來攻擊他人的話,是絕不會輕饒的。

師傅叫堇禾這幾日都守在「漆運碼頭」,為的就是確定宋家大少爺宋珈言是否真的會回娟城。一開始,堇禾也納悶兒,宋家大少爺回不回娟城,關尹家啥事兒?況且這宋珈言啊,堇禾是根本不認識,即便看到他回來了,也不知道啊!所以一連守了好些天,都不見宋珈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