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少狂婿》[棄少狂婿] - 第1章 讓你不得安寧!(2)

需要加一個別緻的單字,生父。

  因為,此時的林盛峰已經再娶,而林天浩的母親,早已離世。

  「五年了,咱們父子終於…又見面了,這些年…你過得好么?」林盛峰欲言又止,堂堂東洲是第一集團的董事長,此時也略顯慌亂。

  但,聽到這話,林天浩卻是笑得淡然,「托您的福,在您那個美嬌妻的追殺下,有幸苟延殘喘了五年,這條小命倒是還健全。」

  這話,像是針芒,扎的林盛峰痛心無比。

  可即便他全都知情,對於他現任妻子,也只是敢說不敢言,林天浩這個兒子,更成了家中大忌,絕對不可提及。

  所以,此時的林盛峰笑的很是尷尬,看着三三兩兩躺在地上,疼得齜牙咧嘴的保安,他就更蛋疼了,「下次再來,不用硬闖了,說一聲他們自然會讓你進來。」

  聞聲,林天浩笑着擺了擺手,「實在抱歉,沒有下次了,我來只是想告訴你,你安逸的日子算是到頭了。」

  「母親去世前囑咐我三件事,第一件就是讓你不得安寧,我對獨自把我從小養大的母親,向來言聽計從。」

  「行了,現在我得去辦第二件事了,林董您先忙。」

  只是走到門口時,林天浩轉過身,依舊帶着淡淡笑意,「話說回來,你怎麼說也是楚家的親家,我去提親,你不該送點禮物之類的么?」

  聞聲,林盛峰苦笑一聲,但也明白林天浩的意思,「你說吧,需要我送什麼?」

  「這個你自己看着辦,反正要是讓楚家笑話了,丟臉的也不止我一個人。」林天浩邊說邊笑,

  「而且,我初到東洲,盛峰集團董事長的臉到底值多少錢,我也不太清楚,不過你放心,你的那點家產我沒興趣,更不會有搶的念頭,大可讓你的美嬌妻放心。」

  「五年忍讓,是我的極限了,現在既然我已經來到東洲,她若是還想找我麻煩,你得做好再娶的準備了。」

  說完,林天浩不等下文,扭頭就走。

  但林盛峰怎會不明白林天浩的意思,當即一身冷汗。

  看不上他的財產倒是小事,但讓他再娶的意思,想必人命關天吧?

  五年不曾一見的兒子,現在這番話,卻讓林盛峰無論如何也無法當做玩笑。

  集團樓下,跟隨林天浩前來的兩個大漢昂首挺胸,標準的站姿巋然不動。

  但他們對面的幾十個保安卻是滿頭大汗,拿着電棍依舊是全身瑟瑟發抖。

  因為一番較量,他們發現,這兩人簡直就是怪物。

  訓練有素,甚至有幾個退伍出身的保安,在這兩人面前,就像是小雞仔,毫無戰鬥力可言。

  林天浩下樓的後的第一句話,便是詢問一眾保安:「那個…你們還好么?」

  聞聲,保安們一臉呆愣,弱弱地回道:「沒…沒事。」

  雖然已經是全身青紫,幾乎散架,但好在還沒有缺胳膊少腿。

  只是,聽到沒事兩個字,林天浩直接皺眉,指着那兩個大漢一頓劈頭蓋臉地臭罵:「你倆是不是又皮緊了?只是對付十幾個保安,竟然還讓他們沒事?」

  卧槽?幾個意思?

  非要把我們打到皮開肉綻才開心?

  若不是此刻已經知道林天浩是董事長的兒子,這些保安早撲上去跟他來個你死我活了。

  而林天浩眉毛一挑,已經邁步走出了盛峰集團,

  「下一站,東洲楚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