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在相逢終有期》[情在相逢終有期] - 第二章:羽衣霓裳(2)

王的夫人,是什麼罪?」
沈綺羅倔強的盯着他,忍着痛也硬要說:「她騙了你,當初在雪山上救了你的人是我……」
咔,她的下巴被他捏脫臼了。
厲以聿最厭惡這個女人之處,就是她總是謊稱他的救命恩人,騙他娶了她,結果卻……他惡狠狠地道:「你再冒領一次,我就豁了你的嘴。」
沈綺羅不能說話,怒瞪着他。
厲以聿:「你也假冒不了,救我的女子尚未婚嫁,如姬冰清玉潔,跟我的時候還是處子。
你呢?」
他的眼神變得陰狠,「你第一次給了什麼野男人,現在可願意說了?」
沈綺羅痛得要命,像是要說什麼,嘴裏含混的嗚着。
然而厲以聿似乎根本也不在意她說不說,有人來奏事,他邊將她隨手扔到一邊。
只是聽完稟報,他突然又笑了,視線落到了地上的她身上:「你倒也不是完全沒用處,正好,我府里舞妓生病了,這一支舞,就由你來跳吧。」
宴會獻舞?
在當朝,只有舞妓才這麼做。
沈綺羅總算明白了,他讓她進來,就是為了變着花樣羞辱她的。
何況,她若是真這麼做了,被羞辱的不僅是她,還有已經慘死的整個沈家。
沈綺羅艱難的擠出三個字:「你做夢!」
反正家人已經死了,與其受這個侮辱,不如跟着家人一起死。
厲以聿看明白她眼神中的決絕,嘴角一扯,冷道:「聽說滿門抄斬的時候,還漏下了一個女孩,不知道是不是你那不足月的妹妹……」
沈綺羅頓了一下,慢慢站了起來。
下巴脫臼着跳舞太掃客人興了,厲以聿招來大夫,給她簡單的接上。
沈綺羅眼神冷冷的看着他:「甚好,那就跳羽衣霓裳舞吧。」
她轉身走向宴會**的看台上,身姿決絕。
倒是厲以聿,聽到羽衣霓裳那幾個字,眼神陡然陰暗了下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