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在相逢終有期》[情在相逢終有期] - 第二章:羽衣霓裳

沈綺羅被下人狠狠推了一把,跌跌撞撞的摔進了宴會裏面。
她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來,聽見周邊響亮的鬨笑,心裏一陣難堪。
她畢竟是相國之女,何曾受過這份屈辱。
賓客自然也都認出她來了,更是樂得欣賞鳳凰落難這番落魄凄慘的模樣,毫不掩飾的譏笑聲聲入耳。
在她難堪至極的時候,席上傳來一道寵溺的聲音:「你素來愛吃這個,這是我讓人三百里加急送來的,你嘗嘗味道可還合你心意?」
沈綺羅猛然抬頭,那聲音果然是厲以聿的,那樣溫柔寵溺的聲音,新婚夜之後,她就再也沒有聽到過了。
只是眼下,他高高在上坐在主位,原來她的位置換成了一個嬌柔的美人。
曾經他們坐在一起總是相隔甚遠,可如今厲以聿卻把女人攬在懷裡,寵愛的喂她一顆葡萄,那樣的親昵,自己與他從未有過。
而他懷中的美人十指纖纖,披着雪白的狐裘,一張臉嬌美動人。
而她站在下面,一身灰色布衣四處破洞,曾經柔美的手指現在紅紅腫腫,還生着凍瘡,十分醜陋。
沈綺羅閉了閉眼,強行讓自己忽略這一切,毅然抬起頭來大聲道:「王爺,民女有事稟報。」
宴席上一切如常,沒人理她。
沈綺羅忍下眼淚,剛想抬高聲音再喊一句,膝蓋忽然一痛,不知道什麼打了她,將她打得踉蹌着跪在地上。
厲以聿這才抬了頭,懶懶道:「既是罪女,就得學會守本分,見到本王就得跪着說話。」
沈綺羅咬牙道:「王爺,這女人是個騙子,她……」
啪,一個杯子被擲在她臉上,打得她臉一偏。
動手的是厲以聿,他冷冷的看着她,吩咐旁邊的侍衛:「給我拖上來。」
眾目睽睽之下,沈綺羅被像拖麻袋一樣拖到他腳下。
厲以聿鉗住她的下巴,手勁大的幾乎要把她下巴卸掉:「你可知道當眾污衊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