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城畫妃》[傾城畫妃] - 第8章 男裝出門

吩咐完春雨去拿帶來的胭脂水粉,她看了眼梳妝台,上面除了鏡子竟然什麼都沒有。
慕安離輕笑,這男人那麼抵抗自己,想必和離之路應該不難走吧?
正想着,春雨已經抱着東西進了屋子,這些東西都是她們從慕府帶來的,之前被放在偏間並不遠,走個幾步就到。
只是慕安離瞧着她小嘴一直嘟囔,從走到回都沒停下,還是嘴角一抽,警告道:「春雨,你這嘀嘀咕咕什麼呢?
在慕府都知道謹慎着,怎麼到了皇家的地盤反倒鬆散了?」
春雨心裏咯噔一聲,砰的一聲跪在地上:「小姐贖罪,奴婢知錯了。」
「春雨,這地方再清冷,可到底也是二皇子的地方。」
慕安離低頭望着春雨:「要是被哪個有心人聽到,你的小命還想不想要?」
這是唯一一個對原身好的丫鬟,對她也一樣,雖然知道春雨是為了二皇子對自己的冷落抱不平,但也正因為她是為自己,她才更要敲打她,讓她知道如何謹言慎行。
慕安離的聲音有些清冷,但春雨也不是傻的,自然明白自家小姐是為了自己好,想到剛才自己一路的抱怨,臉色有點蒼白。
這要是被誰看到……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啊!
慕安離知道春雨是想明白了,正想扶她起來,就聽春雨說了句:「那主子,咱們這樣要是被二皇子知道,小命是不是也會被保不住啊……」
慕安離被噎,猛地彈了一下她的額頭:「所以說,小姐我才讓你拿這些東西過來啊!」


慕安離打開包袱,看着那些胭脂水粉,和兩身灰撲撲的小廝服飾,眼睛眯了眯。
春雨則有些忐忑,許是被敲打的狠了,有些怵頭的表情讓慕安離稍稍後悔,自己剛才語氣應該溫柔一點。
不過,無論如何慕安離還是沒有放棄自己的念頭,至於春雨,看着自家主子已經裝扮上,她咬了咬牙自然也只能跟着上了!
沒一會兒,新娘的房間里就溜出來兩個小廝,皮膚略黃卻細嫩,看起來也就二十齣頭的模樣,鬼鬼祟祟的。
慕安離先是打量了院子幾眼,作為新娘子她是被矇著蓋頭送進房間的,自然沒有機會看自己住進了什麼地方,不得不說,這地方確實……偏僻。
當然,於她而言還是很滿意的,方便她出去不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