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俏村花,鐵血男兒玩命寵》[七零俏村花,鐵血男兒玩命寵] - 第4章 去縣城賣東西

方江河腦袋被開瓢,方江海哪裡還想着打人,扔了扁擔帶着弟弟趕緊去大隊衛生所。

有人跟着一起去了,還有一部分人沒去。

看着『嚇得』瑟瑟發抖的方大蘭,差點被扁擔打中的周嬸,一臉心有餘悸的問:「大蘭,這是怎麼回事?」

方大蘭啜泣着:「沒、沒事,就是早上他想踹我媽肚子,自己不小心磕到了門,磕的比較重……」

後面的話,她低着頭越說越小聲。

她就是故意不說,讓大家去想。

就方江海這樣的性子,別人絕對會腦補一出他自己磕到頭,惱羞成怒想要打女兒的戲碼。

也正如方大蘭所想,大家自行補了個全,更加同情的看着她。

看着低着頭,縮成一團的方家大丫頭,心中嘆息着怎麼就有個這樣混賬的爹呢?

周嬸不忍心,在那裡道:「大蘭,你媽不是去你姥家裡了,你也去吧,讓你媽在那裡多住幾天。」

也省得方江海氣沒消,她們娘幾個回來,只有苦頭吃。

方大蘭點頭,小聲:「好,那周嬸幫我跟孫大伯說一聲。」

孫四喜是大隊長,有事都得跟他說一聲。

「行,你趕緊去吧。」

其他人也附和着:「別讓你爸看見了。」

他們心疼錢梅秀母女四人,可這是方家的事情,再說方江河與方家老倆口護方江海護的緊,他們哪裡敢當面說什麼,都只是背地裡感嘆幾句。

將鋤頭放回家,不過方大蘭想了想,特意將鋤頭收到了院門口那裡,又拿着家裡的舊籃子,還有一件衣服放入空間,在灶旁邊用灰摸臟自己臉。

方大蘭繼承了錢梅秀的好底子,就算常年在太陽底下曬,不管夏天曬得多黑,過個冬天就會白回來。

現在她的皮膚,就白的很,只能用灰將臉蛋抹臟,本來白皙秀麗的她,立馬變成了個臟灰蛋。

她們姐妹仨人,去年不知道誰有虱子,而家裡又沒有去虱子的葯,就都剃了個光頭,因為常年營養不良,現在頭髮也沒長出來多少,她把早上梳好的頭髮揉亂了一些。

用缺了半邊的鏡子照了照,發現像男孩子了,不是特別熟悉的人,不可能認出自己,而很是滿意。

此時,大家都去上工了。

方大蘭小心避開眾人,朝縣城而去,打算賣一些農場里的東西換錢或糧食,也好準備之後的事情。

桃花大隊離縣城不近,走路需要兩個小時。

其實進縣城都得介紹信,但他們以為自己去鄰大隊姥姥家了,自己也不需要在那裡過夜,自然不需要。

方大蘭在路上快步走着,餓了就在農場拿幾個生紅薯吃。

那紅薯哪怕生吃,也又脆又甜,妹妹們肯定喜歡的。

想到農場,又想着母親與妹妹,方大蘭步伐都輕快了不少,幹勁滿滿。

走了將近兩小時才到縣城,卻一點也不繁華,街上沒什麼商鋪,最大的地方也只有中心那裡的百貨樓。

說是樓,其實就是一個門面,與供銷社差不多大。

她沒有去百貨樓,而是走在巷子裏面,趁無人時,將農場放的舊籃子拿出來,又拿了幾十個雞蛋,還有桔子出來,然後悄悄的前往黑市。

她之所以知道黑市,也是以前在農場的時候聽說過,就在縣城東大街。

說是街,其實就是一條巷子。

那裡四通八達,如果有人抓,可以從小巷子跑,想抓到人,也不容易,除非特別倒霉,碰上了左右夾擊。

方大蘭找到東大街時,就看到那裡有好幾個人,個個都鬼鬼祟祟的左看右看着,一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的模樣。

她一進來,就引起了眾人的警惕,不過見她是個小孩兒,又穿的邋遢,都轉回了頭。

在聽到一位大嬸小聲問着別人有沒有母雞時,方大蘭靈機一動,手放入籃中被舊衣蓋着,心中想着老母雞,手上果然出現一隻,見它掙扎着,她急步來到那大嬸面前,小聲道:「嬸兒,我這裡有雞,您要麼?」

大嬸趕緊與她來到一個角落,小聲問:「小孩兒,你這雞怎麼賣?」

她常年營養不良,看上去不過十一二歲,還沒變聲,眾人也沒發現她是個丫頭。

方大蘭將舊衣服拿開,一隻特別肥的老母雞正在掙扎,咕咕的,她趕緊將雞嘴緊捏着,不讓它發聲,小聲說:「嬸兒,這是我家唯一下蛋的老母雞,我們家天天用蓮子草還有蟲子喂着,要不是我們家沒米吃,我媽又懷了,還真捨不得賣。」

她說的可憐,又道:「嬸兒,您如果想買,四塊錢怎麼樣?」

那大嬸一聽,皺起了眉頭:「小孩兒,別人家的雞,都是八毛錢一斤,你這雞一看只有四斤的樣子吧,嬸兒也不讓你吃虧,三塊二毛錢如何?」

方大蘭不相讓,軟着聲音:「嬸兒,我這隻雞肯定有五斤多的,又都是吃草吃蟲的雞,您看看她下得蛋,個頭都要比一般的雞蛋大,四塊錢不會貴您的。」

那大嬸在看到老母雞底下的雞蛋時,確實個個又大又新鮮,看着就讓人喜歡。

她眼珠子一轉,道:「那要不,三塊五,你送我五個雞蛋怎麼樣?」

「四塊,我送您五個雞蛋。」

大嬸看了看那雞確實五斤不止,雞蛋也得五分錢一個,沒吃虧。

在看到那桔子時,眼睛一亮,問:「你這桔子怎麼賣?」

她家閨女昨天生了娃,想買些好東西去給女兒。

方大蘭沒有回答,只是問:「嬸兒,我看您籃子也有東西,是啥呀?」

大嬸這才想起來,道:「我這裡有四斤白面,你要麼?」

白面的價格與大米的價格差不多,都是一毛四分二厘一斤。

四斤白面也就需要五毛六分八厘。

方大蘭想了想,道:「嬸子,我這桔子估計有半斤一個,我給您拿十個桔子,還有五個雞蛋,給您換這四斤白面怎麼樣?這桔子又大又甜,您保准不虧。」

那桔子確實不小,十個估計都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