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空間:下鄉知青嫁糙漢成團寵》[七零空間:下鄉知青嫁糙漢成團寵] - 第5章 她挺招人喜歡

兩個人你儂我儂的走到院門口,正自害臊,想說點兒什麼的時候,斜剌剌里跳出了人來。

周映越平日里看着膽大,這聲音一出,他跟着就把手縮回去了。

害臊得不行,「我說你這丫頭,什麼時候出來的?」

周秀秀穿着件洗得發白的深藍工裝便服,雖然穿得並不好,但收拾的很乾凈,剪着短髮,杏眼,孩子鼻,看起來十分可愛,斜跨一個帆布包。

「十依姐姐。」她拉着喬十依的手,熱忱的說,「剛才你跟我大哥幹嘛呢?」

喬十依想到剛才周映越的反應,抿着唇,支支吾吾的回答:「沒,沒幹嘛。」

就處了個對象,拉了個手手。

這年代,她倒是想奔放,怕閑言碎語。

周秀秀聽得臉色漲紅,兩手捂着嘴巴,胳膊肘碰了下周映越:「行啊,大哥,這麼漂亮又有學問的知青姐姐,就這麼被你拐到手了。」

周映越聽不得妹妹如此調侃,不耐煩的瞪了二妹一眼:「你胡說什麼呢,去去去。」

「別啊,大哥,十依姐姐可是我們未來的嫂子,我說幾句話不行啊。」周秀秀從自己斜挎的帆布包里拿出了一塊米糕,雙手握着遞給喬十依,「十依姐姐,送你。」

她天真可愛,還如此誠心。本來自己都吃不飽穿不暖,還給她吃的東西,喬十依心生感動。

果然,周家的人都挺好。

「哪,大哥,十依姐姐,我先進屋了啊,你們……繼續,繼續。」周秀秀撫着自己的短髮,一臉害臊的奔進屋裡了。

徒留原地的喬十依和已經悶悶傻傻,不知道說什麼的周映越周憨憨了。

周映越低頭,瞥了喬十依一眼,尷尬:「到、到家了啊。」

「嗯。」喬十依食指示意了房門,「要……進屋了啊?」

「啊,是。」周映越緊張的,手來回地抓着自己深藍色的褲子,本來還想出去走走的,琢磨來琢磨去,一害臊,就喊了喬十依進屋了。

喬十依看周映越如此純情,埋着頭,跟在後面笑。

剛到門口,木門就被人打開了,吳嬸和着女兒周秀秀明顯都在裏面聽牆角,是以,兒子一進來,她就來氣了。

好好的處對象的時間,生生被兒子給浪費了,「天兒挺熱的吧,丫頭?」她看着十依,隨手一指,「外面挺涼快的,要不你們出去說說話。」

喬十依挺上道的,低着頭,做出嬌羞樣,默認了。

倒是周映越,嬌羞得不行,拎着個水盆就往裡屋走:「娘,十依該休息了,挺晚了,明天一早還得下地里幹活呢。」

「你這……」吳嬸帶不動自己這親兒子,心累又煩躁,最後索性不管不顧了,鬱鬱寡歡的往內室走。

周秀秀跟上對方,聽她娘小聲絮叨。

「你哥這愣頭青,對象估計都能處跑了。」

「娘,應該不至於,我看十依姐姐挺喜歡大哥的啊。」

吳嬸沒臉看:「喜歡他,整個大傻子,跟他爹比,差遠了。」

想起那些年代,自己和丈夫之間美好的回憶,吳嬸的心裏就喜滋滋的。

就是老頭子去的早,要不然,兒子說不定還能讓他爹給帶帶,學學怎麼和喜歡的女孩子相處。

周映越抱着臉盆到院子里的時候,內心也有火氣,他很自責,自己在十依面前,也不主動。

那麼漂亮有學問的知青,自己這個大糙漢,幾輩子修來的福氣,怎麼還因為害臊,逃避了。

人家會不會認為自己這個人,主動了,卻又不夠堅定啊。

手在盆里來回的揉着毛巾,他怎麼說都覺得不對勁兒。

直到最後,糙漢受不住,親自打着洗臉水,到了門口,給喬十依道歉來了。

喬十依拉開房門,看着拘謹站着的周映越,溫和的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