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空間:嬌軟知青撩爆野糙漢》[七零空間:嬌軟知青撩爆野糙漢] - 第7章 目光根本離不開蕭澤的身體

夏蘭今年16,比夏玲小兩歲。

本來下鄉的該是夏蘭。

當時夏玲與夏蘭都沒有工作,按照政、策,得有一個插隊的。

夏建業肯定是偏向夏玲的,便憑着自己生產處處長的職位,給夏玲安排了個紡織廠車間女工的職位。

可徐玉蘭心裏不舒服了。

憑啥她的女兒就得去生產隊里受罪?

便趁夏建業不在的時候,給夏玲灌輸了一些「壞思想」。

說以他爸爸的能力,肯定能給她安排個文職工作,為啥非要去車間做勞力?肯定是沒把她這個女兒放在心上。

夏玲當時對徐玉蘭的話深信不疑。

便賭氣不肯去紡織廠上班。

夏建業知道這事後,氣的不行。

見狀,徐玉蘭便見風使舵,順理成章的讓夏蘭頂替了夏玲,進了紡織廠。

本以為把夏玲送走了,她以後的好日子就算是來了。

結果這死丫頭又給她來了這麼一手。

可這事她也不能狡辯,只能順着夏建業應下來。

乖乖的給夏玲準備了一堆東西還有錢票,都給她寄去了向陽公社。

……

六月的陽光格外炙熱。

夏玲一大早就從床上爬了起來。

今天輪到她做飯了。

燒柴火的大鍋,她一直都點不着,還是楊曉燕幫她點的。

雖然是她做飯,可夏玲並不想把飯做的太好。

她和這些知青交集不深,給他們一人一個雞蛋已經算是很夠意思了。

空間里的那些好吃的,她不打算拿出來分享。

萬一把這些人的嘴巴養叼了,那事情就麻煩了。

所以,她還是和別人一樣,用高粱面捏了幾個窩窩頭,又煮了一大鍋雜糧糊糊。

這麼一頓就算是糊弄過去了。

吃完早飯大家就一起去上工了。

今天還是拔草。

她已經連着拔了好幾天的草了。

心裏默默吐槽着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在地里一蹲就是一天,她多少有些吃不消。

夏玲盤算着,得想想辦法幹個文書的工作。

文書不僅工分照常拿,而且也不用下地,就算下地也是做些輕鬆的活。

這讓夏玲很心動!

「夏玲,你家裡給你寄東西了,在郵局,你去拿吧!」

地頭上一道響亮的女聲,打斷了她的胡思亂想。

夏玲頓時便喜上眉梢。

速度還挺快。

她還以為徐玉蘭會無視她的電報呢。

看來夏建業還挺把她放在心上的,不然徐玉蘭也不會這麼快就把東西寄來了。

不過,怎麼去鎮上呢?

看來,還是得麻煩一下蕭澤啊……

天氣越來越熱,上工的時間也變了。

上工的時間改成了早上和下午,中午最熱的時候,不用上工。

夏玲想着就趁中午休息這個時間去鎮上。

提前把早上的活幹完後,她就跑去了隔壁那片地的社員那兒,打聽蕭澤在哪裡幹活。

蕭澤因為有輛單車,所以偶爾會幫着隊里做些跑腿的活,其他時間也是跟着社員一塊下地。

夏玲找到他的時候,他正和幾個男人在地里割麥子。

為了避免被人傳閑話,她從地頭上隨便喊了個人。

讓他去幫忙將夏澤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