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我們不約》[前夫我們不約] - 第三章

何曉曉跟着自家老闆景彧山千里迢迢的被調到A市主公司,自五年前她就在對方手下混,那時對方還僅僅是部門的一個小主管,短短五年時間卻成了沿海地區的產品主要負責人。
她也跟着水漲船起,外人看來她風光無限,她眼光卓越,在對方落魄之時就抓緊了機會,一眼看穿景彧山富二代,公司太子爺的身份,才如今得以重視。
但若是何曉曉聽見有人跟她這麼說,絕對要撲上去和對方拚命,她如今表面事業有成,暗地裡卻早已被景彧山壓榨的乾乾淨淨。
她這次回到A市,更是死皮賴臉才從對方手裡硬生生的摳出幾天的假期,多次提醒對方她還是一個單親媽媽,生活凄慘無比,景彧山才大手一揮容她回去收拾幾天。
何曉曉在四環外租了一間小小的公寓,公寓雖小,卻五臟俱全,裝修的乾淨溫馨,周邊交通不錯,有學校超市地鐵,價格不是很便宜,但房東見她帶了個孩子不容易,就打了個八折。
廚房裡的松茸雞湯咕嚕咕嚕的小火燉着,何小寶赤腳躺在客廳的小角落裡,那一塊鋪着柔軟的地毯,旁邊堆滿了玩具,他肉肉的手指稍顯笨拆着手中的機械車,又利落的一點一點拼了回去,像是有些無聊,張着小嘴昏昏欲睡的打了個哈欠。
何曉曉站在陽台收被子,被褥是她專門買的棉花被芯,被暖和的太陽一曬,滿鼻子的柔軟清香,她耳聽八方,聽見了何小寶的哈欠聲,趕忙警告着。
「小寶,現在不許睡,不然你晚上又賊精神,大半夜還睜着眼睛。」
何小寶奶聲奶氣的應了一聲,揉了揉眼睛,強硬着把眼皮撐開。
「你乾媽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過來,也不打個電話,着雞湯都快熬幹了。」
她嘴裏嘀咕着,跑進廚房,拿出小勺子砸吧砸吧嘴品了品味道。
說曹操曹操就到,客廳里傳來一陣門**。
何小寶一咕嚕的爬起,直着脖子向門外張望着,何曉曉身上還穿着為圍裙,小跑着過來開門。
「怎麼來的那麼晚。」
門外的女人穿的知性幹練時尚,五官柔媚,身材高挑,連身上的小配飾都盡顯精緻,聞言翻了一個極丑的白眼。
「誰讓你房子租的那麼偏,堵車啊大姐,A市的交通你應該有所耳聞的。」
說著繞開門口礙事的何曉曉撲向小寶。
「哎呀又長胖了,讓乾媽好好看看,啊……怎麼那麼可愛,來來來,讓乾媽親一口。」
說著張着血盆大口親了上去。
何小寶臉都被親的變形,不躲也不鬧,淡定的擦了擦臉上的口紅印,小手捂着黃密的嘴以防止她再來第二回,卻不料黃密嘟着唇將他胖乎乎的小手也親了遍。
「你媽張這幅德行怎麼生出你那麼可愛的小寶寶,來來來,叫乾媽,乾媽給你買了好東西。」
何曉曉習以為常的聽着黃密嘴上不饒人,看着她手裡的玩具盒眉頭跳了跳。
「你怎麼給他買那麼貴的,你看看那一大堆,都被他拆的看不清原樣,多浪費。」
「他這個年紀大腦正在發育,就是要好好的鍛煉動手能力,你看看我的乾兒子多聰明,哎呦這拆的多好看啊,你媽媽就是不懂欣賞。
。」
何曉曉懶得再理會她,走到廚房裡繼續做着菜,嚷嚷着。
「雞湯快熬幹了,你帶着他去洗洗手,過來喝一碗。」
等端着菜刀客廳時才發現黃密又下了樓提了一大堆東西上來,微微皺了皺眉。
「你怎麼又給我買這麼多衣服,你看我衣櫃都裝不下了。」
黃密將手提袋全堆在沙發上,不以為然。
「那些都別穿了,都過時了,我這些都是在香港出差給你買的,一套一套全都搭配好了,都是適合你的風格。」
她見何曉曉不贊同的看着她,眉頭一挑。
「沒花多少錢,都是趁我們公司進樣品時一起買的,便宜到不行。」
黃密在國內最大的時尚雜誌工作,每隔一段時間那些國內國外奢飾品品牌都會進行宣傳,對於公司的內部員工有折扣優惠,同時還是最新的品牌設計,但是何曉曉也知道黃密口中的「便宜」也便宜不到哪去。
可偏偏說了對方几次,她也聽不進去,只好作罷。
何曉曉雖五年沒有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