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產後我與總裁前任相愛相殺》[破產後我與總裁前任相愛相殺] - 第4章 這是成年人之間的事

光影明滅之中,欒玉鳴迅速調整好了心緒。

她側頭好奇地望向晏知遠身後的Cara,隨後卻做了個大家都意料之外的動作。

她輕輕撩了一下微卷的長髮忽然上前,伸手為晏知遠理了一下衣領,接着極其自然地將手輕輕搭在了他的肩膀之上,輕聲道,「晏總,這種成年人之間的事,我們私下談不好嗎?」

欒玉鳴的聲音不大,卻一字不落地進了Cara的耳朵。

「欒總說得是。」可未等欒玉鳴反應過來,晏知遠卻是忽然伸手一把攬住了身前之人。

他冰冷不帶什麼情緒的聲音直鑽耳朵,把欒玉鳴幾乎嚇了一跳。

當下晏知遠壓低了聲音,用只有他們兩個人能聽見音量冷冷道,「欒玉鳴,你跟別的老闆、股東、客戶說話難道也是這樣?那可真是讓我大開眼界了。」

「謝謝誇獎。」欒玉鳴手依舊扶在晏知遠的肩頭,他們貼得很近,甚至能聽到對方強烈的心跳,但語氣卻冷漠,「另外,我和別人什麼說話方式跟你沒什麼關係,我們已經分手快兩年,希望晏總能擺正自己的位置,少管別人的事。」

一瞬間,欒玉鳴感覺到攬在腰上的手收緊了些許,緊接着卻又鬆了開來。

他們相擁了一瞬,在外人看來就像是曖昧又疏離的打招呼方式,其中發生了什麼,只有他們二人知曉。

「各位小姐少爺感情真好啊,那我們先進屋吧。」一邊的袁叔笑眯眯道,將三人引入大廳之內。

這時候晏知遠才短暫地想起來Cara的存在。

他回頭看了一眼雙眼有些漲紅,被冷落後顯得可憐柔弱的拖着長裙的女人,當下稍稍揚了揚下巴,「有什麼想吃的,先去吃點吧。」

這一聲反倒是吸引了欒玉鳴的注意,她回過身來優雅溫和地朝Cara點了點頭,帶着些許歉意道,「先前匆忙,還沒問這位漂亮年輕的小姐是?」

Cara沒想到欒玉鳴會這麼直接,當下臉頰「唰」地紅了起來,腦子空了一片。

「Cara。」可晏知遠卻突然開了口,冷冷道,「我們關係如你所見。」

一句模稜兩可的話,引入想入非非,叫Cara也不由驚詫疑惑地瞪大了眼。

「噢。」但欒玉鳴只是瞭然一笑,這種相互試探的把戲她早就一眼看穿了。

況且,她也最是清楚了解晏知遠其人。

因為家族原因他們本就自小相識,算得上所謂的青梅竹馬,而且,他們接受了幾乎一樣的教育,體驗過同樣的感情……

欒玉鳴敢說,可能就連晏父晏母都沒她對此人了解更深刻。

而且在之前她故作親昵地與晏知遠擁抱的時候,Cara的表情就已經暴露了一切。

晏知遠這混蛋就是個大冰坨子,除了對基金和股票大盤走勢感興趣以外,平生最大的愛好就是坐在他辦公室的巨大落地窗前搖着Whisky觀察人類。

神會愛世人嗎?也許吧。

「我好像聽說過你,GM大典,你在紅毯上很漂亮。」欒玉鳴望着Cara,從服務生的托盤上端起一杯紅酒,微微舉杯致意,「今天遇見你很高興,我是鳴遠公司的總裁欒玉鳴,希望今後能與你有合作。」

可這種誇讚沒讓Cara有過多的高興,反而叫她臉上更是青一陣白一陣的。

那場紅毯的貓膩不少,她一時間猜不透欒玉鳴話中究竟是否有別的意思,當下只能尷尬地朝面前之人笑着點了點頭。

此時此刻,她獨身一人站在後面有些局促不安地捏着裙角,顯得實在有些嬌弱可憐。

瞬時叫欒玉鳴感覺Cara就彷彿是霸道總裁身邊弱小且無助的小白花,而她便是在女主徹底蛻變之前的惡毒女配一般。

若是按照尋常小說的套路,接下來的劇情應當是總裁狠狠將惡毒女配踩在腳下,然後對他小白花嬌妻霸道地說,「今後,你便是這家公司的老闆,她就是你的洗腳奴婢,你,隨便使喚。」

而且說來她現在正巧陷於一場重大的危機,晏知遠若想做些什麼,那未免太輕而易舉了。

一時間,她心中不禁自嘲地笑了笑,朝晏知遠也稍稍舉杯,接着毫不留戀地轉身進了內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