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產後我與總裁前任相愛相殺》[破產後我與總裁前任相愛相殺] - 第10章 準備什麼時候結婚?

欒玉鳴覺得,自己做了一個很長的夢。

夢裡冬季的斜光從垂簾的窗口打進來,模糊空蕩的教室里,穿着白襯衫的少年坐在最後一排的位置。

他戴着金絲眼鏡,神色冷淡,書桌之上擺放的隱約能看出是一些金融類的書籍。

暖風**空調的聲音靜靜響着。

距離高考還剩最後一個學期,周遭是簌簌的黃葉與琅琅連貫的背書聲,夾雜着老師通過擴音器發出的失真聲響。

靜謐又渺遠。

她與晏知遠算得上是這個繁忙學校里最悠閑的兩人。

在幾月前,他們便因為一場國家級的化學競賽保送了P大,但由於距離高中畢業還剩下一學期的時間,所以他們還不能提前入學。

那時她一身白色毛絨過膝的長裙,抱着一張小木圍棋棋盤從窗下跑過來,恍然間看見少年清冷的目光倏忽掃來。

耳邊上課鈴聲驟響。

「晏知遠,想要來一局,緊張又刺激的圍棋嗎?」

鈴聲與斜光之中,她意味深長地笑道。

————————————-

「這臭小子最近也不知道一直在忙些什麼,昨天半夜了都還沒回家。」喻蘭芝女士將包垮上,有些不悅地關上車門,「而且說起來,前幾天我看手機新聞上說什麼鳴遠那好像出了事,我就打電話問他,結果你猜他跟我說什麼?」

「說什麼?」身邊的晏征先生鎖了車門應和道。

「他說讓我少看營銷號。」喻蘭芝愈想愈生氣,「在他眼裡他媽難道是七老八十的老古董嗎?」

晏征輕咳了一聲,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他夫人說出的這話聽起來有點怪怪的。

「今天我正好來看看。」喻蘭芝說著,伸手推開了最外面的鐵門,「還有昨天Cara說的什麼女朋友,他總不會是在外面亂騙別人女孩子吧。」

她頓了頓,突然意識到自己那個木頭疙瘩的兒子對女性好像並不感興趣,一時心裏更加困惑了。

「知遠過了年都二十六了,你還擔心那麼多幹什麼。」晏征面無表情地擺弄了兩下花園裡矮松,背着手活像是來安心逛公園的老大爺,「又不是七八歲的孩子了。」

喻蘭芝似乎也早習慣了晏征平日里甩手掌柜的樣子,當下扔下晏征先上前按了門鈴。

「有人敲門?」屋內欒玉鳴抱着

猜你喜歡